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傳奇 >> 陸貞傳奇介紹頁 >> 陸貞傳奇列表頁 >> 第61章 尾聲

《陸貞傳奇》 第61章 尾聲 作者:張巍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61章 尾聲
  三年后,北齊御花園。
  一身便裝的高湛坐在亭子里,靜靜地看著遠處,那里,已經三歲的小高緯正開心地在花叢中摘花,很多名貴的珍品都犧牲在他的手下。
  看著他純真的笑容,高湛不自覺地揚起了嘴唇。
  三年,三年了,沒有仔細想的時候,真的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三年,阿貞,你知道嗎,阿緯已經學會走路了,也會說話了,他和皇兄一樣,有著軒昂的眉眼,你想我們嗎?為什么還不回來?
  采了滿滿一懷之后,小高緯就邁著蹣跚的步子走到一個大石頭旁邊,那邊同昌公主正用高緯摘來的花編成一個漂亮的花環。
  小高緯將懷里的花撒到同昌公主面前,兩人絮絮叨叨說著話,片刻之后,他的眼睛一亮,露出得意的表情,開心地炫耀著什么。同昌滿臉的不可思議,頻頻往這邊看過來,美麗的臉上是與年齡不符的神色。
  高湛的思緒不知不覺又飄蕩到了過去。當年,為了陸貞,他甚至想要殺死同昌公主,然而在新房里,他的念頭便全部消除了,因為他看到蓋頭下的同昌公主淚流滿面,嘴里塞了一塊布,正在拼命掙扎,而她的雙手,竟然是被綁在袖子里面!
  隨后發生的事情更讓他驚愕,越國夫人給了她一顆糖,她居然喜滋滋地吃起來,就像現在的阿緯一樣。
  就在他詫異之時,越國夫人流著淚同他說起原委。原來這同昌公主在隨母親投河之時頭部受傷,十年來神智一直如同八歲的孩子。然而此時的文帝已經病重,又不敢把同昌托付給她那些異母兄弟,只能交到他手上。為了補償高湛,他還將南郡十城劃給了北齊,并表示公主只要一個皇后名分,以后只會住在深宮,老老實實地過一輩子。而越國夫人當初如此百般刁難,只是為了給同昌立威,保住皇后的身份。
  彼時的高湛怒不可遏,可是見到同昌純真的笑顏,卻終究是狠不下心。
  “大叔大叔,阿緯……說……琉璃阿姨告訴他,他還有個干娘……那個干娘是不是就是你的夫人啊?”
  高湛的思緒被同昌的聲音打斷,他這才發現她已經跑到自己的身邊,奇怪地看著他,她的話說得斷斷續續的,很是吃力,半天才講完,已經滿頭大汗。
  高湛含笑摘去她頭上的草,溫和地笑道:“是啊。”
  同昌公主撅起嘴,好奇地問道:“那我怎么一直沒有看過她呢?”
  高湛的臉色略略黯淡,輕聲道:“她只是出去玩了,等走累了,自然就會回來的。”
  是的,他一直都相信她會再回來的,因為她說過她會回來。
  多少次夜來夢回,他撫摸著那只裂痕累累的白虎,便是用這個信念支撐下去。多少次為朝政所擾,他也是用這個信念支撐下去,她為了他和北齊不惜遠走天涯,如果他不好好活著,不早日成為一位明君,又如何匹配得起“陸貞夫君”這個身份?
  可是他的身體也一天一天弱下去,那一日,他同平常一樣在昭陽殿召見幾位重臣。說了一會兒,徐顯秀忽然便道:“官窯的生意是一年比一年差了,吐谷渾跟我們三年的生意一做完,拖到現在還沒有簽約……”
  忠叔附議道:“是啊,陸大人不在,這個官窯,很難有什么發展,織染署也是,自從她走后一直停滯不前。”
  高湛坐在龍椅上別過頭,看著窗外,其實這些情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當年官窯和織染署之所以可以建立起來,就是憑著陸貞的一腔熱情和百般努力,為此,他還曾經和她多次發生過沖突,然而終究還是屈服。不想關閉官窯,其實也不過是他的一片私心。
  想到這里,他的頭有些痛,本能地伸手揉著額角,一邊說道:“她不回來,朕也沒什么辦法,就這么耗著吧。總歸是她的心血,不能說關就關。”
  忠叔見他面露痛苦,立即關心地問道:“皇上,您是不是舊傷那又不舒服了?”
  “無妨,這幾天看多了折子,有點頭痛而已。朕想……”說著,他便試圖著站起來,準備接下去,卻覺得眼前一黑,便軟在了龍椅上。
  幸好這一次并沒有昏迷多久,只是一會兒就蘇醒過來,此時的內殿就剩下沈嘉彥一人。元祿見他蘇醒,立即令人端上湯藥,他接過來喝了幾口,才苦笑著說道:“朕才三十出頭,可這身子,卻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沈嘉彥看著他片刻,這才沉聲建議道:“皇上,您也該找個照顧你的人了。”
  高湛驀然又想起陸貞的臉,揮了揮手道:“用不著。”
  沈嘉彥試著勸道:“皇上,阿貞她去了西域,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有消息……”
  高湛立即打斷他的話,堅定地說道:“她說過要回來的,我相信她,就算等一輩子,我也愿意等。”
  沈嘉彥看著他憔悴的面容,手里的湯藥已經灑掉大半,眼眸里是掩飾不住的思念,那眼神與陸貞是分毫不差,不禁長嘆了一口氣,“世間就怎么有你們這一對癡心人?不過你放心,阿貞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聞言,高湛猛然回頭,牢牢盯著他,不可思議地問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沈嘉彥卻微微笑起,意有所指地說道:“就是你想的意思。”
  他丟掉手里的湯藥,激動地站了起來,抓住沈嘉彥的手問道:“你知道她在哪里?你確定她會回來?”
  “我不能確定她一定會回來。”見他眼神一黯,沈嘉彥這才笑道:“大約九成九吧。”
  高湛喜出望外,正要說話,一旁的元祿已經聽到聲音走進了,看到地上的碎片,大驚,“皇上,這藥……”
  沈嘉彥笑著代高湛應道:“靈丹妙藥就要回來了。”
  沈嘉彥的九成九在數日之后傳到了高湛的手里,他的靈丹妙藥已經在回程路上。可是他等不及了,一聽到快要接近京城,就立即先一步到京城十里外的長亭里焦急地等待著,等待遠方的塵土揚起,等待那嗒嗒的馬蹄將他的靈丹妙藥帶回來。
  終于,終于讓他等到了,在許多次空歡喜之后,朝思暮想的身影終于出現在他的面前,就在他已經有些絕望的時候,那溫柔的聲音在身后輕輕地響起,帶著疑惑與不確定,“阿湛?”
  他的心如萬馬奔騰般無法平靜,身體卻僵硬著,緩緩轉過身,對上那雙晶晶亮的眸子。
  她亦是靜靜地看著他,三年,一千一百多日的思念,無數次夢境里的重逢,無數次她以為相見只能在夢中,無數次在見到他的夢里,她總是讓自己睡得久一些,更久一些,甚至愿意一覺不醒。可是還好,她蘇醒過來,否則如何能真的重逢?
  她的眼睛濕漉漉的,糾纏著他的目光,呼吸已然無法平穩。良久,才見他笑起,就像三年前的那次爭吵,他張開了雙臂,朝她說道:“阿貞,這一次,換我跟你說:歡迎回家。”
  她的淚水徑直滑落,身體動了動,他已經飛身過來,緊緊地將她抱在懷里。過了許久,高湛才松開她,迫不及待地帶她回宮。
  而回宮的第一處,自然是她在青鏡殿的房間。
  回到闊別三年的地方,陸貞生出一股久違的感覺,房間里的東西都沒有變,梳妝臺上一塵不染,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茶杯里面的水還是溫著的,仿佛她從未離開過。
  她的眼眸里泛出淚意,輕聲呢喃,“這里,好像什么都沒變。”
  身后的琉璃早已經開心得淚流滿面,“大人,皇上自從您走后就一直住在這里。他從來沒有去過別的宮室……”
  三年沒有去過別的宮室!他一直沒有別的女人!陸貞猛然回過頭,不可置信地看向高湛,就見他輕笑道:“先別著急感動,我守了三年的空房,以后,你得慢慢補償我。”
  她的淚水終于止不住落下,點了點頭,又被他抱在了懷里,聽他在耳畔溫柔地詢問:“這次回來,你想通了?再也不會離開我了?”
  她已經說不出話來,可是依然聽出他話里的擔憂,只能用點頭來保證。
  他歡喜地笑了,立即低聲發誓,“好,那今生今世,除非你死我亡,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她深吸了一口氣,“我也是這么想的。”隨即又被他牢牢地抱住。他似乎總是抱不夠,自從在長亭見到之后,他便總是將她擁在懷里,仿佛擔心這只是個夢,又似乎是害怕下一刻她又會遠遠地離開,而她又何嘗不是呢?
  可是應該不會了吧,雖然曾經有無數次以為不會分開,又有無數次的失望,可是這一次,她卻有預感,不會再分開了,永遠都不會了!
  又過了良久,忽然聽到他開口,“陳文帝已經去世了,同昌公主是怎么樣一個人,想必嘉彥已經告訴了你。這些年,我一直當她像妹妹一樣照顧。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們了。阿貞,我一定要立你為皇后!”
  聞言,她只是輕輕搖頭,“不用了,你我之間,現在已經用不著在意一個皇后的虛名了。”
  他看著她的眼睛,堅定地說道:“不行,三年前,我辜負了你,現在,我不想辜負你第二次。”
  “只要我們還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阿湛,同昌公主是無辜的,她現在失去了父母,如果連一個皇后的虛名都沒有了,那她還能有什么?”聽他低低嘆氣,她溫柔地笑,伸手輕輕撫摸他的臉,越過他的眉眼、鼻子,落在他的唇上,輕聲說道:“我會住在后宮里,仍舊當我的昭儀,不當皇后,我會方便很多。你知道嗎,這幾年在西域,我又幫著北齊找了很多振興財政的新路子,還有官窯,還有織染署,我都必須一點點全部撿起來……可這些事情,當了皇后反而做不了,只有仍舊做女官,我才能發揮自己的才干。阿湛,比起含光殿,我喜歡在更自由的空間里飛翔。”
  看著她自信滿滿的樣子,他終于點頭,笑道:“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隨你。”
  是了,他怎么能忘記他的阿貞是什么樣的人呢?她可是有著勝男兒百倍的才華,比男兒還要遠大的心胸。
  她想要自由,他又怎么能束縛她的翅膀?只要她想高飛,他必然會盡一切辦法讓她歡喜,因為,他們真的在一起了,除非死亡,否則再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讓他們分開。三年的分離太久,剩下的時光,就讓他們好好地相扶到老吧!
  而這天下,讓他們一起來治理吧!
  太寧元年,北齊武成帝高湛,冊封三品昭儀為一品女侍中,位同宰相,入朝聽政。自此,陸貞成為華夏千古歷史中唯一的一位女宰相。
  此后,北齊在皇帝高湛的文治武功和女相陸貞的全力輔佐之下,日漸興盛,終成中土第一強國。
  太寧十年,北齊武成帝高湛因舊傷復發,英年早逝,太子高緯繼位,陸貞成為事實上的北齊統治者。
  十五年后,陸貞去世,高緯將她葬入高湛的皇陵。而陸貞也因此成為歷史上第一個陪葬帝王的女官。
  后來的史書上,只記錄了陸大姬如何以女相的身份襄助兩代帝王治理國政,但世人并不清楚,曾經有一位叫做陸貞的少女,用自己柔軟的雙手影響了一代帝王,并改變了中國女性整整五千年的歷史……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