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穿越 >> 嬌娘醫經介紹頁 >> 嬌娘醫經列表頁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請

《嬌娘醫經》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請 作者:希行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請
  宮中馬車漸漸遠去,門前的晉安郡王依舊站立不動。
  王府附近窺視的視線凝聚在他身上。
  “殿下。”內侍出聲提醒道,“回去吧。”
  晉安郡王似乎這才收回神轉身回府中,站在府中卻又是一陣出神。
  “感覺府里空了一大半。”他說道。
  其實只不過少了七個人而已。
  因為大多數時候他都親歷親為的伺候慶王,慶王身邊的長隨只有六人,此時自然也跟著進宮了。
  內侍看著晉安郡王。
  “殿下,這不是挺好的。”他說道。
  晉安郡王笑了點點頭。
  “沒錯,是挺好的。”他說道。
  一直以來,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我只是有些不習慣了。”他說道。
  算起來他們兄弟已經作伴十幾年了,尤其是這三年,一個又變成了懵懂無知的幼童,一個則如同保母教養婆婆一般的伺候著。
  “殿下。”內侍含笑說道,“殿下要習慣的,如今慶王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殿下要做的不是細心的照顧他,那些事自有奴婢們去做,殿下要做的是更大的事,更重要的事,殿下可是答應過慶王的。”
  晉安郡王也笑了,點點頭。
  是啊,要習慣的,就好似六哥兒變成了慶王,雖然那么的不甘不愿,但還是要習慣,如今他習慣了的慶王又要變了,所以他還是要習慣,因為不管怎么變,那都是他的六哥兒。
  “哥哥答應過,要帶你去握住這天下。”
  他說罷伸出的手,慢慢的攥起來握成拳。
  “這是你的天下。現在你終于能拿到了,哥哥還要讓你拿的穩穩的。”
  …………………………………….
  “太后接了慶王回宮?”陳紹皺眉說道,他剛睡起來洗漱。吃碗茶湯就要進宮去,“難道太后是要扶慶王登基?”
  “大人。這也無可厚非。”清客說道,“畢竟慶王是陛下唯一的血脈了。”
  “可是慶王是癡傻!”陳紹說道,將手中的湯碗重重的扔在幾案上,“那將來謚號到底是用惠還是安呢?”【注1】
  清客愣了下。
  “我覺得應該用安吧。”他答道。
  相比于惠帝,安帝寒暑不知,口幾乎不能言,更與慶王相似。
  陳紹瞪眼看他。
  “這種說笑很有意思嗎?”他沒好氣的說道,甩袖子抬腳疾步向外。
  清客笑了笑。
  “大人。”
  他忙追上去網游之烽火狼煙全文閱讀。
  “大人這種說笑是沒意思。但是偏偏有人敢這樣做,大人此事非同小可啊。”
  此事當然非同小可,當宮里的馬車停在慶王府的那一刻,消息就已經飛快的傳開了,頓時一片嘩然。
  雖然有程嬌娘證引雷,但那只是民間百姓看熱鬧,對于朝中官員們來說,此時此刻最迫切最要緊的是國事如何。
  皇帝病重隨時能喪命,唯一的繼承人平王也罹難,國一日不可無君。國君是誰,才是關系王朝也關系每個人自身前途的要緊事。
  “真是荒唐,難道一個傻子也能當皇帝!”
  “你才是荒唐。一個傻子怎么不能當皇帝,又不是沒有舊例!”
  “休要提舊例,舊例如何,難道大家都不知道是如何嚇人嗎?”
  “誰也知道,現如今就看誰來當少傅衛瓘了。”【注2】
  ………………………………………….
  “看來高凌波是一心要太后垂簾聽政了。”周箙說道。
  相比于外邊的喧嘩程家院子依舊安靜。
  秦弧果然說了那句話后就疾步而去了,對于他來說,能在這里多說一句話就已經是不容易了,畢竟此時朝堂暗潮洶涌,隨著皇帝的倒下。平王的罹難,多少人事關系將會變動。
  秦家在朝中雖然比不上陳紹位重。比不上高凌波權貴,但到底也是望族皇親之后。他們家的一舉一動也必然能夠影響到朝堂。
  而程嬌娘此時的身份很微妙,引雷對外說是為了證明平王是意外不是天譴,其實朝內上下心里都明白,那不過是為了給太后證明不是她引雷害的平王。
  但是證明了又如何?
  懷疑的種子已經被種下,暫時沒有把她怎么樣,是因為平王的名聲要緊,待平王安葬,待太后坐穩朝堂,那顆種子再隨著有心人的澆灌,必將發芽破土長成參天大樹。
  “可是這關娘子什么事!”半芹忍不住說道,“又不是娘子害他們的,跟娘子一點關系都沒有,他們怎么能….”
  “沒有關系嗎?”周箙說道,皺眉看她一眼,“平王是因為認罪跪地才遭雷劈,認罪跪地是因為貴妃被陷害,記住,在太后這里看,貴妃娘娘是被安妃陷害的,安妃為什么能陷害貴妃,就是因為有了身孕,安妃為什么有身孕,是因為吃了晉安郡王送的點心。”
  婢女和半芹聽得目瞪口呆。
  “原來六公子,你也這么能說啊。”婢女說道。
  周箙豎眉瞪她一眼。
  “那,還是跟娘子沒關系啊。”這邊半芹回過神忙說道。
  周箙哼了聲,看向程嬌娘。
  “晉安郡王的點心是怎么來的?”他說道。
  點心?
  那一日慶王開府,晉安郡王請娘子做客,娘子琴音凈宅,晉安郡王根據娘子的口味重新調做了點心,然后拿著點心進宮給陛下,陛下又給了安妃…….
  “這也行!”半芹瞪眼喊道,“這也就成了我們娘子的事了?這,這不是胡攪蠻纏嘛!”
  周箙哼了聲[綜漫]也許我就是BUG?。
  “你們女人不就是這樣胡攪蠻纏的嘛。”他說道,“更何況那還是一個年長的白發人送黑發人,接連失去了孫子兒子的老婦人,這個婦人自來被眾人高高捧在上,皇帝都重孝從來不忤逆她,這樣的一個婦人,經受了這樣的打擊,難道你們還指望她能講什么道理嗎?”
  是啊,這樣一個喪失至親的悲痛的又憤怒的老婦人,是絕對不會講什么道理的。
  更況且還有高家在背后推波助瀾不讓她講道理。
  “原本以為沒了平王就沒事了,沒想到還有太后。”婢女不由喃喃說道。
  如果說平王那時候只是因為婚嫁被駁了面子而惱羞成怒,最多趕出京城打壓了事,那么現在可不僅僅是駁了面子的趕出京城眼不見心不煩的小事了,這已經是不共戴天的恨意了。
  真是沒完沒了,一山險過一山啊。
  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起來。
  “父親已經收拾東西了,請辭的書也寫好了。”周箙沉默一刻,說道,“我也起程回西北了,正好一路送父親他們回陜州,嬌娘,一起走吧。”
  程嬌娘笑了搖搖頭。
  “你就別想著跟晉安郡王成親的事了。”周箙悶聲說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太后絕對不會同意的。”
  “不,那是小事。”程嬌娘說道,一面看向門外,“只是我想現在有人舍不得我走。”
  “你是說太后他們?”周箙說道,一面半起身,“這你放心,太后他們如今還動不得你,一來引雷的事民間正聲望高,二來,他們也顧不上,此時是走的最好的時候,離開了京城,回到陜州,山高皇帝遠,他們真要做什么事,只怕也沒那么容易。”
  程嬌娘笑著看著他。
  “不,不是他們。”她說道。
  是,是那個晉安郡王嗎?
  周箙咬牙,心里說道,話到嘴邊還是不想出口。
  這個女人一問就必答,他一點也不想聽到她的回答,一點都不想!
  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妹妹,妹妹。”范江林疾步進來,顧不得周箙在場,“宮里傳召。”
  宮里?
  周箙一下子站起來,看到范江林身后,兩個內侍在廊下站定。
  “程娘子,皇后娘娘有請。”他們帶著幾分客氣的笑施禮說道,一面拿出一份詔書。
  皇后?
  周箙又轉頭看向程嬌娘。
  她說的人,原來是皇后嗎?
  ********************************
  注1:晉惠帝司馬衷,晉安帝司馬德宗,是兩個智商低于常人的皇帝。
  注2:晉惠帝司馬衷晉武帝的嫡二子,長子死后循例是太子,但司馬衷才智低下愚傻,太子少傅衛瓘借著喝醉酒拍打晉武帝的龍座說可惜了這個寶座,借以告訴皇帝司馬衷不該為太子更不該接位。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