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穿越 >> 名門醫女介紹頁 >> 名門醫女列表頁 >> 尾聲

《名門醫女》 尾聲 作者:希行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尾聲
  當看到那個齊悅穿的古典婚服出來時,在場沒有一個人笑。
  連一心要看笑話的崔秀都沒有笑,或者說她根本就沒看到。
  “建峰……建峰……你看你看那個人!”她伸手緊緊抓著吳建峰的胳膊,跟隨著引導人員慢慢的走著,四周好些人,好些她認識的人,不過,那些人都不認識她,“那不是那個什么副總理來者……還有那個還有那個……哦天啊,建峰,我們是不是進聞聯播的電視畫面里了?”
  吳建峰雖然不至于她這樣失態,但僵硬的身子也表明此時的緊張。
  其實他們一行人都是如此。
  “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怪不得只邀請了這么些人來參加婚禮,這種場面的婚禮,我的乖乖……
  “老齊啊,老齊啊。”
  當被引到他們的桌子前后,所有人都按奈不住擠過去給齊父齊母說話,他們也不說什么話,只是用力的拍打著肩頭胳膊,握著手搖啊搖,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以及震驚。
  這樣的婚禮,老齊能記得邀請他們來參加,啥也不用說了,這就是再真再鐵不過的感情了。
  其中有幾個是衛生系統的干部,在介紹親家入場的時候,已經跟那邊部委的大領導得以握手,有幸的還說上了一兩句話。
  對于官場仕途上的人來說,時時處處皆機會,別小看這一句話一個握手,關鍵時刻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齊父母其實比他們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時再看到大家感激激動興奮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
  天知道,他們的本意是怕人多了鬧笑話了不好收場,所以才斟酌出這些人來。要是知道參加的是這樣場面的婚禮,他們只怕要好好的斟酌,那這其中好些人就不可能被邀請了。
  自己這個女婿到底什么人啊?
  這,這是一個孤兒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的人能擺出的婚宴嗎?
  開什么玩笑啊!
  齊銳認為自己坐進那紅旗轎車的時候喊出一句媽媽咪呀就應該是今天最大的震驚了,沒想到原來那才是開始而已。
  他看著大廳里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媽呀,原來我的姐夫是個紅x代啊……”他喃喃說道,“那么,我的銀行卡應該很就要被還回來了。說不定里面的錢還會翻一倍呢……”
  想到這里,他不由咧嘴嘿嘿笑了。
  大廳里一陣熱鬧,有人喊郎出來了。
  大家忙踮腳看去。
  這來的人中,幾乎都是沒見過郎娘的,甚至不知道郎娘是誰。但又有什么關系呢。
  “哦,是這家伙!”黃英看著從身邊大步走過去的男人,瞪眼驚呼道。
  “你還說你沒見過。”旁邊的同事低聲推她埋怨道。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原來是他啊!”黃英掩嘴還在驚呼。
  那個沒禮貌的男人……
  崔秀看著那男人過去,久久才收回視線,然后看向吳建峰。
  “看什么看?”吳建峰被她看得發毛,低聲喝道。
  “還說是你甩了齊悅。”崔秀嗤聲笑道。看著他,“其實是人家甩了你吧?”
  吳建峰面色發黑。
  “胡說什么,別在這里胡說。”他沒好氣的低聲喝道。
  “我真是……我撿了人家不要的,虧我還在人家跟前得瑟。得瑟什么啊!”崔秀不聽,接著說道,斜眼沒好氣的說道,“你真是讓我丟人。”
  鼓掌聲響起來打斷了二人的說話。大家都向臺上看去,夫妻二人正在對長輩高堂行禮。
  時光流轉千年。大夏的時空下,初冬的永慶府,雨雪紛紛而下,街道上行人匆匆,穿著破舊的孩童們舉著風車笑鬧著穿過,為冬日的蕭瑟增添一抹亮色。
  千金堂里,已經做婦人打扮的阿如看著面前被打開的包袱,書信以及一些小泥人玩物等等亂七八糟的一堆東西散開。
  “這些……都是在常大人失蹤的地方找到的嗎?”她顫聲問道,手撫了上去。
  “是。”侍衛小曲說道。
  “那常大人他……”胡三忙忙的問道。
  小曲搖搖頭。
  “杳音信。”他說道。
  阿如和胡三對視一眼,二人誰也沒說話。
  有人咚咚的跑進來。
  “姐姐,姐姐,果然是,果然是……”阿好沖進來,一張口話沒說出來反而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屋子里的人嚇了一跳。
  “怎么了?果然是什么?”阿如抓住她催問道。
  “定西候世子病故了。”阿好哭著喊道。
  阿如和胡三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里看到震驚。
  “什么時候的事?”阿如顫聲問道,抓著阿好的手不自覺用力恨不得抓透她的衣服。
  “十天前。”阿好抹淚說道。
  十天前!
  阿如看向小曲。
  小曲沖她點點頭。
  沒錯,沒錯,常云成是十天前突然失蹤的,巡防的時候,他又縱馬甩開部眾狂奔的嗜好,但從來不會亂來,狂奔之后回到安全的地方等候部眾,但這一次,部眾們沒有找到自己的大人,只看到了馬匹,大人的衣裳以及總是隨身所帶的小包袱,他們找遍了能找的地方,常云成卻如同鬼魅一般消失的影蹤,這件事在當地還被謠傳成鬼怪作祟,官府不得不出面辟謠,胡亂將常云成定為遇襲身亡了事。
  “姐姐。”阿好伸手也緊緊的抓住阿如,一句話也沒說出來,又開始大哭。
  阿如轉頭看到桌面上的包袱,眼淚再忍不住奪眶而出。
  今生今世,到底是再不能相見,連借著信紙相問一句,也不能。
  “求求你救救阿好.不管您是什么人,只要您救了阿好,阿如愿意拿命抵……”
  “我一個人做不來我需要你們幫忙,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要做的事有很多。”
  娘子……
  “您要阿如做什么,阿如就做什么。”阿如喃喃說道,“阿如一定好好的做!”
  門外傳來急急的喊聲。
  “有急救,重癥急救。”
  阿如抬手擦淚,一面松開阿好,向外跑去。
  “備車。”她打開門,喊道,一面跑向設于后院的急診通廊,已經有三個身穿綠色罩衫的弟子在那里,依次從旁邊一溜的木柜上拿下不同功能的藥箱。
  阿如拿著自己的護理藥箱上車,懸掛著大紅色標有千金堂急救燈籠的馬車沖出千金堂。
  雨雪紛紛中行人紛紛避讓,馬車在街道上疾馳而去。
  番外寶貝
  黃田縣城,鞭炮聲從東響到西,引來眾人的圍觀。
  一隊差役開道,舉著恭賀的牌子。
  “怎么了?”
  街坊們紛紛問道。
  “城東王寡婦的兒子考上秀才了……”
  很這個消息就傳開了,頓時街上一片道賀聲”“。
  “王寡婦一家這可是熬出頭了……”
  炮竹聲聲,孩童們跟著恭賀的牌子跑前跑后,行進到一家門前時,忽的街門打開了,沖出一群下人,不由分說拿著掃帚就開始揮舞,頓時門前變得塵土飛揚。
  虧得差役們手腳,及時躲開,饒是如此還是被嗆得連聲咳嗽,圍觀的民眾也紛紛的躲避。
  這還沒完,塵土還沒落下,又有人唰的倒下一桶一桶的水。
  這擺明了是故意的!
  便有差役氣呼呼的要呵斥,待看到眼前的門宅時,忙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這是先縣主薄劉老爺家。
  “繞路繞路。”為首的差役忙低聲招呼。
  按理說恭賀游街走回頭路是不吉利的,但此時此刻也顧不上了,當下沒有一個人說不,忙忙的轉身退回去。
  這倒不是大家忌諱劉家的主薄官位,而是忌諱劉老太爺的那張嘴。
  劉老太爺的臭嘴那是整個府城有名的。
  “這王寡婦家怎么惹到劉家了?”大家忍不住低聲詢問,卻沒人知道怎么回事。
  吉利不吉利是王寡婦家的事,惹上劉老太爺就是他們的事了。
  一群人呼啦啦的走了,拐彎之前都沒敢放鞭炮。
  門前恢復了安靜,塵土落定。
  正門里,一個拄著拐杖站著老婦才哼了聲。轉身。
  “關門!”她說道。
  劉家的大門關上,如果不是門前的橫流的水,便好似什么都沒發生。
  劉老夫人進了內院,氣勢的神情頓消,反而嘆口氣。
  腳步聲從前邊傳來,劉老夫人頓時忙打起精神,含笑看過去。
  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走出來,穿著一身嫩黃衣衫,挽著丫鬢,雖然年紀尚幼。但身姿已經婀娜,只是可惜如果臉上沒有蒙著那塊白巾的話……
  “祖母。”劉燕跑過來,拉住劉老夫人,親密之情滿溢。
  “要出門嗎?”劉老夫人伸手撫著孫女的肩頭笑瞇瞇的問道。
  “對啊。”劉燕笑道。
  “要是不忙,就給我抄抄佛經。”劉老夫人說道。
  劉燕笑了。大眼彎彎。
  “祖母,我沒事的。”她說道。“那個人家我也不喜歡的。我是怕你擔心才一直沒說,現在他們不干了,正好。”
  劉老夫人哎哎兩聲。
  “沒說呢,都沒說呢,哪有什么干不干的,你別聽人瞎說。祖母可沒給你去和王寡婦家的兒子說親!”她板著臉忙說道。
  劉燕點點頭。
  “那我出去了,前天千金堂來了幾個重癥病人,劉大夫又出門了,阿如姐姐如今有了身孕。我去幫幫忙。”她說道。
  劉老夫人點點頭。
  “好,好,那你去吧。”她說道,一面囑咐婆子們好好的伺候著,看著一群人擁簇著劉燕呼啦啦的出去了。
  轉過身劉老夫人就看到劉老太爺站在屋子里。
  “說得好聽,還說什么能治好,如今這樣子不是還沒好……”劉老太爺哼聲說道。
  他的話沒說完,劉老夫人就將手里的拐杖砸過來。
  “別用你那張臭嘴對付自己人!去給我燕兒討回公道來!讓那忘恩負義翻了身就攀高枝的王寡婦家給我身敗名裂!”她喊道。
  劉老夫人的憤怒傷心坐著馬車出去的燕兒雖然看不到聽不到,但她也猜的到。
  布置豪華的馬車里只坐著她一個人,但要什么隨手都能拿到。
  燕兒伸手拉開一個小抽屜,拿出一個小鏡子,她解下面巾,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有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鏡面上,讓鏡中的那張看上去很怪異的唇鼻很變成一片水霧。
  “騙子……騙子……說能治好我的,沒治好怎么就走了……|她低聲喃喃,也不大哭出聲,就這樣默默的流淚。
  馬車晃悠悠的向府城而去,午后時分停在了千金堂門外。
  看到熟悉的馬車千金堂有弟子熱情的打招呼。
  “劉大姐兒來了。”
  劉燕兒扶著婆子的手下了馬車,蒙住臉露出的兩只眼一點也看不出哭過的痕跡,她笑著和大家打招呼,邁入千金堂里,熟練的直奔衣室,很換上一套護士服出來了。
  “大姐兒,你來的正好,有個婦人住院,要注射。”一個弟子看到她高興的喊道。
  劉燕兒點點頭,接過他手里的托盤,又去核對了床位藥品向左邊的住院部去了。
  “大姐兒謝謝你啦,雖然是病者不忌醫,可是讓這些男人給我打針我還是真害怕……不過又沒辦法,你們這里治病最厲害……”女病房里,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絮絮叨叨的說道。
  劉燕兒含笑聽著。
  “你們這里真好,吃的也好,住的也好,都趕上客棧了……”
  “什么時候招些女子們來就好了。”
  婦人說道。
  劉燕兒點點頭。
  “已經準備招工了,只是女子們學醫的畢竟不多”她說道。
  “哎呦,在這里學醫多好啊,那是求之不得呢,聽說你們這里有個醫女還被王府求著要納進門呢,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那些富貴人家不缺飯吃,窮人可多得是,大姐兒,我家丫頭十歲了,能不能來?”
  婦人越發說的激動。恨不得伸手拉住劉燕。
  “這個得問胡總管。”劉燕兒笑道,“我就不清楚了。”
  “胡大總管嗎?哎呀胡大總管可不好見啊,連縣太爺見他都等排號”婦人嘀咕說道。
  院子里傳來清脆的女聲。
  “劉燕,劉燕。”
  聽到這個聲音,劉燕皺起眉頭。
  她走出來,果然看到對面廊下站著一個素錦裙襖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柳眉鳳眼,櫻唇點點,姿態端莊,一派富貴大家氣息。
  “劉燕。”她微微一笑喊道。
  這聲音短促響亮。帶著幾分豪氣,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只怕沒人會猜到是從這個嬌俏的女孩子口里喊出來的。
  劉燕沒理會她,轉身去藥庫。
  王巧兒慢悠悠的跟過來。
  “你怎來了?”她笑瞇瞇說道,“真是巧啊。我一來千金堂就遇上你啊。”
  劉燕兒只當沒聽見。
  “哎,聽說你被人悔婚了?是不是真的啊?”王巧兒笑道。“不過你也別難過。你這么丑,應該要有自知之明的……”
  劉燕兒抬手將托盤向王巧砸去。
  王巧兒早提防著,向一邊跳開。
  “干什么又動手打人!”
  “這是你找打的!”
  “干什么,干什么?”
  “你干什么,看好你家小姐!”
  “看好你家小姐才是!”
  千金堂后院里傳來女人們的吵鬧聲,前堂的弟子們都面色平靜。大家該干什么就干什么,連那些來看病的抓藥的人都沒什么反應。
  七年里常常發生的事再驚奇也會變的見怪不怪。
  不止在千金堂里,永慶府里大家也見慣了,來的首飾。戲園子出了戲,就連春游秋游占地方,但凡有這兩人的地方都少不得一場鬧,基本的慣例是先是兩個小姐鬧,然后就是仆婦丫頭們各自上陣混戰,也不用人勸拉,鬧累了,便拍拍手各自散了。
  幾日之后,沉悶好幾日的劉老夫人屋子里忽的響起大笑聲,讓外邊的仆婦丫頭們嚇了一跳。
  “果然是報應,那樣的忘恩負義的人家誰會要他!給人招婿都沒人要!”劉老夫人哈哈大笑說道,只覺得近半個月的郁結之氣全消。
  “哪里是什么報應,明明是**。”劉老太爺哼聲說道,“誰都知道那準備招婿的郭家跟王家的大老爺吃了頓飯,回來就退親了,早不退晚不退的……堂堂一個王家大員,竟然去壞人家的姻緣,真是有失斯文……”
  他的話沒說完劉老夫人就將面前的茶碗砸過來。
  “斯文你個屁,別人都替燕兒抱打不平了,你這個當爺爺的是不是親生的?”她喊道。
  老太太都氣糊涂了……
  跟在劉燕身邊的丫頭忍不住笑出聲,忙又掩住嘴。
  劉燕卻沒有笑,而是怔住了。
  王家……
  這一次王巧兒踏入千金堂還張口喊,就看到劉燕兒站在一旁等著。
  “你又來了?”她說道,嬌俏的抬了抬下巴。
  “用不著你幫我出氣。”劉燕說道,神情有些悶悶。
  “誰幫你出氣啊,那是看笑話好不好。”王巧兒說道,在一旁的坐下來。
  劉燕低著頭沒說話。
  “人家悔婚也沒什么錯,本來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這么丑,仗著家里有錢讓人家議親,本來就不夠地道,人往高處走,人家考了功名再去想要好的,也沒錯啊。”她說道,看著自己的手笑了笑,“到最后說起來,倒是你我兩家欺負人呢。”
  “誰讓他家先欺負你的,我父親說了,你可是個寶貝呢。”王巧哼聲說道。
  “我算什么寶貝。”劉燕兒說道,吐口氣。
  不過,有個人曾常常喊她寶貝,是第一個不僅喊她寶貝,還真的把她當寶貝的……
  “要是她在,王寡婦家早就被她砸爛了……”王巧忽的說道,坐在充滿藥味的小小休息室里,透過小小的門看著千金堂的大廳,大廳里弟子們忙而不亂的穿梭著,只是再沒有那個女人的身影了。
  劉燕低著頭,有眼淚砸在手背上,她忙抬手擦了去。
  屋子里一陣沉默,忽的外邊有些騷動。
  “怎么了?”王巧兒抬頭看去,見弟子們都跑向門口,似乎在迎接什么人。
  “是那個胡三回來了嗎?搞得好大的陣仗……”她哼聲說道。
  話沒說完,劉燕已經站起來向外跑去。
  “劉師父!”她大聲的喊道,滿眼的歡喜。
  門口帶著一身風塵的劉普成含笑看過來。
  “劉師父,你這次怎么去了那么久?又找到什么好東西了嗎?”劉燕兒高興的說道。
  劉普成一面將手里的藥箱,背簍,布袋等等逐一卸下交給弟子們,一面看著劉燕兒笑。
  “大姐兒,我這次找到好東西了。”他說道,“我可以給你做二次修補手術了。”
  劉燕愣了下。
  什么?
  “大姐兒,齊娘子以前說過,你這個要做好幾次修補才能做好。”劉普成再次說道,含笑看著她,“我現在可以給你做二次修補了,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大姐兒,你可敢讓我試一試?”
  劉燕兒看著劉普成,忍不住鼻頭抽動,眼里水光泛泛。
  “劉師父,你,你一直在為我……”她顫聲說道,最終哽咽不成言。
  “你可是寶貝呢。”劉普成笑道,一面拿出一柄qiguài的刀具,帶著滿臉的欣喜,“治好了你,便有多的像你這般的人能保住性命了,能轉世為人,是很不容易的事呢。”
  說著看著劉燕。
  “不過,大姐兒,怕不怕疼?”他問道。
  劉燕淚眼朦朧。
  “燕兒怕不怕疼?”那個女人彎身對她笑道,“因為舅媽要用刀把你的嘴割開然后重縫起來。”
  “好孩子,舅媽一定能治好你的,我們燕兒一定會變得漂漂亮亮的,讓別人看了都嫉妒死。”
  劉燕抬手擦淚,沖劉普成重重的點頭。
  “燕兒不怕。”她說道,看著劉普成,“謝謝劉師父。”
  她低下頭施禮。
  謝謝。
  謝謝舅媽……
  燕兒不怕的,燕兒一定會變得漂漂亮亮的。
  你放心。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