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恐怖 >> 女生寢室介紹頁 >> 女生寢室列表頁 >> 尾聲

《女生寢室》 尾聲 作者:沈醉天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尾聲  
  蘇雅是被一陣喧嘩聲吵醒的。
  睜開眼,天還是灰蒙蒙的,寒冷的晨風透過窗戶的縫隙毫不留情地卷進來。
  凌雁玉和柳雪怡已經起床了,身旁坐著傷痕累累的秦雪曼和吳小倩,正端著杯子喝溫開水。
  兩人的神情,都很疲憊。
  奇怪的是,方媛不見了。
  蘇雅趕緊披衣起床,問道:“雪曼,小倩,出了什么事?方媛呢?”
  秦雪曼望了吳小倩一眼,見她不反對,沉吟著說:“剛才,我們和方媛一起去地下月神宮殿尋找月神。”
  蘇雅嚇了一跳:“你們三個人去月神殿找月神?找她做什么?不會是拼命吧?”
  秦雪曼將事情的經過詳細敘述了一遍。
  “看到方媛被蝙蝠人抓走,我和小倩急忙追過去。可是,我們在月神殿前的九宮陣被困住了。費了好大功夫,才從九宮陣里脫困而出。等我們趕到月神殿時,看到蝙蝠人已經被吊死了,方媛卻不見了蹤影。”
  蘇雅愣住了。
  蝙蝠人?這都是什么事?
  可秦雪曼和吳小倩一臉嚴肅的樣子,不像在騙她。
  也許,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如果不是科學家已經證實,僅僅從主觀感覺來說,誰會相信腳下的地球是圓形的?誰能感受到地球在轉動?
  “讓我和小倩驚訝的是,蝙蝠人竟然是上次沒有和我們一起出來的章校長。”
  “方媛,她怎么了?會不會是……”
  那個字眼兒,終于還是沒說出口。
  “應該不會。蝙蝠人被吊死了,方媛肯定是被人救走了。”秦雪曼仿佛在思考著什么,“而且,我們發現,月神殿布置的七星奪魂陣明顯啟動過,月神殿里所有的玉器突然間都變得暗淡無光,一點兒靈氣都沒有了。”
  “被人救走了?是誰救走的?難道是方振衣?”蘇雅突然看了看方媛的床頭柜,笑著說,“方媛沒事。”
  441女生寢室的女生們全都望著蘇雅。
  “她把她父親的相片帶走了。”蘇雅指著方媛的床頭柜說。
  床上的柜上放著一個相框,里面原本有方媛父親的相片,現在空空如也。
  除了方媛,沒有人會特意帶走那張相片。
  打開方媛的床頭柜,里面果然空蕩蕩的,隨身的包和衣服都不見了,但有一封白色的信,封面上寫著“蘇雅”。
  蘇雅取出信,念了起來。
  蘇雅: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離開南江的路途中。很多東西,總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以前,總認為自己還年輕,有充足的時間,很多事情可以留著以后慢慢去做。現在,才知道這種想法是個大錯誤。
  這些年來,我總是為秦妍屏和陶冰兒的死耿耿于懷。如果不是我,她們也許不會死。在南江醫學院,我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來到了441女生寢室,認識了你們。最難過的事情也是來到了441女生寢室,間接害死了秦妍屏和陶冰兒。何劍輝已經用他的死來洗滌了他的罪孽。而我呢?不得不背負著十字架,在這個世界戴著虛偽的面具苦苦掙扎。
  現在,我終于想通了。很多枷鎖其實原本并不存在,而是自己加上去的。我相信,秦妍屏和陶冰兒如果在天有靈,也會希望我幸福地生活下去。
  小時候,我認為世界是圍繞著自己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我”而存在。漸漸長大,才明白,我也只是茫茫宇宙中的滄海一粟,和大自然的一只螞蟻、一只蜜蜂沒什么區別。既然來到這個世間,就要好好珍惜,如一棵小草般,無論經歷多少風雨,都要堅強地、挺直腰桿去承受。風雨過后,總會有陽光燦爛的日子。
  從小,我就想周游世界,放下塵世中的一切,讓心靈去感受真實的大自然。我一直想去看看大海,吹吹清新的海風,看潮起潮落、風卷云舒。曬著溫暖的陽光,讓海水輕輕撫摸,盡情地享受自然的純凈。我還想去登泰山,感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還想去九寨溝,踩過溪水里的鵝卵石,越過青藤纏繞的古樹,聆聽鳥語蟲鳴。
  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想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蘇雅,我走了,記得代我向雪怡和小玉告別。如果雪曼和小倩來了,幫我說聲“對不起”。告訴她們,月神已經消失了,不會再威脅她們。
  順便說一句,其實,我很羨慕你,不在意旁人的感受,隨自己的性情坦蕩生活。
  ……
  信的結尾,是方媛的簽名和日期。
  南江市火車站大門口,方媛正拎著旅行箱艱難地在人群中穿梭。擠進候車室后,好不容易才找到個座位。
  她把旅行箱放好,坐了下來,翻出一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細細地品讀,完全不受身旁喧鬧所影響。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方媛若有所悟,喃喃自語道:“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姐姐,能把你的書借我看看嗎?”一個童稚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來。
  方媛從佛理中驚醒,抬起頭,看到一個穿著黑衣的小女生站在她面前,僅有七八歲的樣子,眉目清秀,仿佛粉雕玉琢般,眼神卻有種和她年齡極不相稱的老成。
  “你是……沈輕裳?”方媛猛然站了起來,“方振衣呢?”
  沈輕裳沒有說話,朝方媛身旁望去。
  原來,方振衣正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手上也捧著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虔誠地翻閱。
  此時,他仿佛感覺到什么,目光從佛經中挪開,緩緩地抬起頭,和方媛驚喜的眼神交集在一起。
  千言萬語,卻相對無語。
  半晌,方媛才聽到沈輕裳的聲音:“姐姐,你去哪兒?”
  “海南。”
  “真巧,我們也去海南,一起吧。”沈輕裳偷偷對方振衣眨眼睛。
  “好啊。”方媛自然滿口答應。
  方振衣微微一笑,一向冷酷的眼神中露出幾分欣喜的神情。
  進站通道打開了,工作人員開始檢票。
  方媛牽著沈輕裳,走在方振衣后面,隨著人流慢慢挪動。
  一個剛送完朋友進站的瘦削男生從另一條過道往回走,經過方媛時,兩人突然感覺到什么,相互望了一眼,各自怔了怔。
  然而,兩人的腳步沒有停留,隨著各自的人流朝相反方向走去。
  “姐姐,你認識那個人嗎?”敏感的沈輕裳問。
  “不,我不認識。”方媛在腦海里搜索,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那個瘦削男生。
  可是,為什么有種很熟悉很熟悉的親近感?而且,心跳突然加速,似乎很在意他,仿佛很興奮。
  扭頭望去,瘦削男生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浩軒,那女生在回頭看你。”有人對瘦削男生說。
  等楊浩軒回頭時,方媛已經轉過身,隨著方振衣走入進站通道。
  “騙子。”楊浩軒罵了句。
  “我沒騙你啊,騙你是小狗!我真的看到那女生回頭看你。”
  “是嗎?”楊浩軒笑了,“她長得有點像我以前的一個朋友。”
  “真的?”
  “真的。她的眼神和我那個朋友一模一樣。”楊浩軒有些惆悵地說,腦海里又浮現出寧惜梅文雅純真的容顏。
  “能介紹你那個朋友和我認識嗎?”
  “不能。因為她已經死了。”楊浩軒走出候車室,仰望著灰蒙蒙的天空。
  天空飄起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霏霏小雨,帶著些許涼意,輕快地飛舞在他的臉頰上。
  雨絲冰涼,仿佛滲進了心靈深處。
  他似乎看到了寧惜梅,穿著一襲白衣,哼著歌曲歡笑著在雨中漫步,黑色的長發隨風輕舞。
  他相信,這不是幻覺。
  —— 完結 ——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