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靈異 >> 茅山后裔介紹頁 >> 茅山后裔列表頁 >> 第四十九章 魂魂相念(太平邪云結局)

《茅山后裔》 第四十九章 魂魂相念(太平邪云結局) 作者:大力金剛掌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四十九章 魂魂相念(太平邪云結局)
  “外面的赤流陣,難道是你的杰作?”一旁的張國忠忽然問道。
  “呃……是的……”童國虎嘆了口氣,“我承認我有點自私,但既然王冠己經不存在了,赤流陣便是我唯一的機會了”
  “你怎么會擺弄那種邪陣?”張國忠似乎有些不解。
  “不僅我會擺弄。每一任掌教,其實都會!”童國虎道“自從唐朝有人從正一盜得此陣行刺朝廷命官之后,掌教便下法旨將諸如赤流陣之類的比較過分的禁陣陣圖全部燒毀了,雖然陣圖燒了。但作為掌教卻必須知道這些陣如何破解,以防今后有歹人以我正一的陣法行兇。所以很多禁陣并沒有陣圖。只能在掌教之間口口相傳,直到我爺爺!因為抗戰時他的徒弟好像一個都沒能活到最后。他便把這些陣法傳給了我。”
  “他想讓你做掌教?”張國忠一皺眉。
  “不知道”童國虎搖頭,“也許他只是想讓我繼續他的責任,如果世界上有人用正一的禁陣傷人我必須挺身而出!唉……”說到這兒,童國虎嘆了口氣,似乎有些羞愧,“只可惜我辜負了他老人家,為了一己之私竟然監守自盜……”
  按童國虎的話說,進洞后發現王冠早己不知所蹤,可謂是五雷轟頂,萬念俱灰。在絕望與瘋狂之中,童國虎猛然發現。藏經洞內的陰陽環境及洞內流出的溪水,似乎很符合布赤流陣的復雜需求,也使產生了用禁陣“赤流陣”搞定身上惡煞的想法。
  所謂的“赤流陣”,其實是一種可以將人的三魂七魄遠距離“拉伸”的陣法。以道術的理論范疇而言,人的三魂七魄是不能從物理層面徹底分離的,赤流陣所謂的“拉伸”,只是將三魂七魄拉開距離分別禁錮于不同的地方,之后用河流之類行陰的介質相連接,而之前張國忠等人碰到的小溪邊的石堆。便是禁錮單獨魂魄的法陣。單獨的魂與魄是不能產生怨氣的,所以每一個獨立的法陣都相對安全,而魂魄的本能是需要聚合在一起的,如果將其拉開距離強行禁錮的話,單獨的魂與魄之間則會產生一種強大的聚合力,當魂魄被拉伸并禁錮于法陣之后,一旦任意一個法陣遭到破壞,所有法陣的分散魂魄將會以最快的速度合而為一,說白了,這個陣法的原理。就是把魂魄像拉皮筋一樣拉開,之后突然松手而“皮筋松手”時的瞬間沖力。將使被拉伸的魂魄在聚合的瞬間產生巨大的陰怨之氣。這便是赤流陣能量的終極來源。也就是說。當初老劉頭用燃釜陣破赤流陣時的巨大天破之聲,并不是真的破了赤流陣,相反的這只是松開了“皮筋”相當干是激活了赤流陣,而最終誤闖赤流陣的陣眼引怨孽起尸的,則正是貿然進洞的張毅城。
  “超度苗至古的魂魄之后。我不忍心切分他的尸體,便將另外幾具尸骨切開在外面布了法陣,用苗至古的尸體做成了陣眼,我本想,既然身上的惡煞不能根除,就讓它呆在赤流陣好了,本以為這種荒山野嶺不會有人來,沒想到……”童國虎搖了搖頭,“我想得很好,卻忽視了一點,就是‘魂魂相念’。”
  “魂魂相念?”張毅城一愣壓根就沒聽說過這種說法啊,“什么是‘魂魂相念’?”
  “這惡煞在我身上跟了幾十年,我自己的魂魄己經習慣了惡煞的陰氣,一旦惡煞忽然離開,我本人的魂魄會根不適應,所以一旦離體,便很容易去找這個惡煞!就像人吸毒時間久了,一旦突然戒毒會很不適應一樣。這便是‘魂魂相念’!”童國虎道,“當時我被車撞的時候,魂魄偶然離體,對于普通人而言,這根本就沒什么,但我的魂魄卻去找那個惡煞了,找到他之前,根本就不可能招到,因為我的魂魄本身己經不正常了!”
  按童國虎的理解,其魂魄應該已經找到了禁錮惡煞的赤流陣中的某一法陣,只不過在老劉頭以燃釜陣破法陣的時候,巨大的沖擊力又將其魂魄沖回了自己的身子,也就是說,在老劉頭擺燃釜陣破赤流陣的一瞬間,童國虎就已經醒過來了,回客棧得知大隊人馬拿著自己的GPS定位器出發之后,才風風火火連夜翻山找到張國忠等人的。
  “那么說……那個惡煞現在還在你身上?”張毅城一聲苦笑,這么多人折騰這么一通,白忙活啊……
  “不!不在了!”童國虎眼中似乎露出了一絲的欣慰,“己經被超度了!”
  “超度?誰超度的?”張毅城不解。
  “當然是你身上的真仙。”童國虎道,“雖然沒有王冠,但真仙卻自己到我身上了!”按童國虎的理解,自己身上的怨孽已然成煞,顯然已經超出人力所能達到的超度水平了,但這件事對于真仙而言似乎不是很難。
  “為什么?”張毅城不解,“童大哥,你可千萬別跟我提那個神仙了,差點被她害死啊!”說罷張毅城一伸胳膊露出了被包得嚴嚴實實的傷口,“看見了嗎?最后跟那個非洲哥們打架。靠的還是這個!我自力更生才活下來的。”
  “千萬別這么說!”童國虎一笑,“別忘了,洞里可不是你一個人在戰斗!”
  “啊?”張毅城一愣,“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這個赤流陣有多厲害?”童國虎問道,張毅城搖頭。
  “唐朝的時候,曾經有人到正一祖庭偷了赤流陣的陣圖去刺殺朝廷命官,陣成之后,那個大官家一夜之間三十多人慘死……”童國虎道,“此時我布的赤流陣,比唐朝的那個陣要厲害更多,首先,我用的不是普通怨孽,而是惡煞,其次,陣眼在山洞里,陰氣大盛,你們三個人進山洞,竟然都能活著出來,你以為,靠的真是你自力更生?”
  “這么厲害?”張毅城也是一愣。在自己印象里,那位非洲哥們貌似能力一般啊,就會掐人不會別的。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身上的真仙一直在輪流保護你們三個人!”童國虎道,“但藏經洞里陰氣太重,而且那個惡煞經過赤流陣的挑撥以后,力量己經超過了你身上的真仙,加上你們有三個人而不是一個人,所以即便是真仙,也會顧及不暇!還有一個問題在于,之前我就跟你說過,你身上的真仙缺少修行,而且你們之間應該還沒有默契,你做你的,她做她的,這也是你們九死一生的原因!”
  “惡煞的力量能超越直仙?”張毅城似乎有點不信,“那我們要如何才能配合默契?”
  “在一些極端情況下,確實有這個可能!例如那個藏經洞里!”童同虎道“關于如何配合,這個需要你自己摸索自古以來,被真仙附體的人少之又少,沒有多少可以借鑒的經驗。”
  “那你還說真仙把那個悲煞超度了?”張毅城一愣。
  “是在藏經洞外超度的!”童國虎一笑,“我醒過來后第一時間便回到客棧,得知你父親和你,還石董先生都去找赤流陣的消息后,便立即動身進山尋找你們,結果剛找到你父親,就聽到了山洞里的天破聲,我知道出事了,但來不及和你父親解釋,只能先爬上去看看究竟,結果剛爬到一半便看見她從山洞里被怨孽撲了出來!”童國虎看了看周韻然,“在這一瞬間,我忽然失去了意識,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接住了她,而苗至古的尸身卻掉到了山下!把你救下來后,我發現身上的惡煞已經不見了,所以只有一個解釋,便是真仙在她掉下山崖的一瞬間沖了我的身子接住了她,順便幫我把惡煞超度了!如果沒有藏經洞里的陰氣壞境,真仙無論如何都會比惡煞厲害!”
  “原來是這樣!”張毅城點了點頭,“我說你怎么這么大勁兒呢,爬著懸崖竟然還能接住一個人!”
  “所以說,雖然沒有找到王冠。但幫我恢復正常的仍然是你!”童國虎一臉的感激。
  “照這么說。惡煞不在了,你仍然隨時有丟魂的危險啊……”張毅城恍然大悟,“我說童大哥,這點你想過沒有?”
  “想過!所以說接下來會麻煩秦先生!”童國虎道。
  “秦伯伯?”張毅城一愣,這老小子能搞定所謂的“魂魂相念”這種古怪的毛病?沒看出來啊……
  “不是我,是李東!”秦戈淡淡道。
  “對,我聽秦先生說,他認識一位姓李的先生,是‘祝由術’的傳人,我想他有辦法讓我的魂魄回復正常!”童國虎道,“我準備近期就與秦先生回美國,只要這期間不要再被車撞,就不會有事!”
  “童大哥,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張毅城道。
  “請說!”
  “為什么真仙在洞里不沖我的身子呢?”對于這個問題,張毅城也思考了很久,既然真仙沖身這么厲害,在洞里隨便找個人沖一下就成超人了直接在洞里把怨孽剁了不就什么事都沒了?何必費這么大的周章,非要沖童國虎的身子去接住周韻然?
  “這個問題…我也不大清楚……”童國虎道,“據我所知,人有人的規矩,仙也有仙的規矩,作為真仙,輕易是不會沖人的身子的,否則跟怨孽又有什么區別?不過也有一種特殊情祝,也可以解釋為另一種魂魂相念……”童國虎正了正眼鏡,一臉的認真,“如果成仙之前最鐘愛的人或物受到了威脅,仙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來的,包括沖人的身子!”
  “原來是這樣……”張毅城點了點頭,看來也不能對神仙期望太高至少變“超級賽亞人”的事是別想了,而一旁的周韻然卻眨著眼睛始終是一頭霧水,任一幫人從頭聊到尾,自己卻一個字都沒聽懂……
  “對了,毅城,我也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問啊…”
  藏經洞里的那個陣是什么陣?”童國虎一臉的疑問,要說連童國虎都沒見過的陣,就算不是邪陣至少也是個禁陣了,“是你們茅山派的陣法?”
  “不!那是我自己發明的陣法”張毅城一臉的趾高氣揚,“但凡我布的陣,都是我自己發明的陣!”
  “真是奇才……”童國虎一笑,把頭轉向了張國忠,“張掌教,不知你是否愿意毅城學習別的門派的陣法?”
  “好啊!”張國忠心中也是一動!
  “毅城,其實……”童國虎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我從小到大,除了爺爺以外沒有任何親人……”
  “別著急,很快就會有了……”張國忠笑著指了指不遠處正在做飯的莊寧。
  “呃……可是我不能把本事教給她啊……”讓張國忠這么一指,童國虎更不好意思了,“其實我可以把我會的東西都教給你!不知道……”
  “好啊!”張毅城答應得還挺痛快,“來來……爸快扶我起來拜師……”
  “不用不用……”童國虎趕緊按住了張毅城,“不用拜師,當年爺爺救我,也沒說要我拜師,咱們就保持朋友關系好了,不用講究那么多……”
  此時此刻,張國忠也挺高興。說實話,包括道門圈子在內的大部分圈子,都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父子或至親之間是不能教授技藝的,原因便是至親之間,很難下決心讓對方真的去吃苦。讓張國忠像當年馬真人逼自己跑步一樣天天逼兒子掛沙袋跑到尿血,半夜趕兒子去睡墳地,作為父親舍得嗎?有心讓老劉頭教吧,那位爺更是慣孩子的祖宗,有事沒事幾百幾百地給零花錢,這種師父不教出個衙內來就得燒香了。要真說拜師的話,這個童國虎還真是不錯的人選,怎么說也是袁紹一的高徒,反正茅山早就被正一收購了,在哪派拜師不是拜啊。
  “那咱什么時候開始學?”張毅城倒是說風就是雨。
  “不忙!”童國虎道,“等你考完試,可以跟我去美國!”
  “跟你去美國?”張毅城一愣,“你不是住小海地么?”
  “呵呵。那只是我回國臨時租的房了,其實我直在為一家自然基金會工作,只是為了解決我自己的問題才回國的”童國虎道,“我在國內沒有親人,現在我的事已經解決了,可能今后回國的機會就少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去美國……”
  “童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來我的基金會工作?”秦戈倒挺能見縫插針。
  “美國……”一聽美國,張毅城心中頓時就是一通竊喜,至少是不用為高考砸鍋的事提心吊膽了,“好啊!”
  “毅城……”這回周韻然似乎是聽明白了,一個勁地偷偷拽張毅城衣角,“我又改變主意了……”周韻然小聲道。
  “呃改變什么主意?”張毅城一愣。
  “我……覺得,我還是……還是去美國吧……”周韻然的頭都快低到地下了。
  “毅城啊……聽我一句……”董老板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鉆出來了,“要是有什么妖精為了救你連命都可以不要,真碰上這樣的妖精。勸你就收了吧……”
  “啊……這個……”張毅城當場石化……
  (太平邪云完)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