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青春 >> 丫頭,畢業后我們再相愛吧介紹頁 >> 丫頭,畢業后我們再相愛吧列表頁 >> 第六十五章 大結局:繁華落盡,唯愛永恒

《丫頭,畢業后我們再相愛吧》 第六十五章 大結局:繁華落盡,唯愛永恒 作者:張惋君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六十五章 大結局:繁華落盡,唯愛永恒
  “小憶和小惜還活著,你相信嗎?”邵子力依然認真地看著夏琳,安靜地問道。
  夏琳怔怔地望著他,嘴里破碎地念著“小憶……小惜……”,她眼里的光芒開始聚焦,“他們……活著……”
  “你要跟我走嗎?”邵子力耐心地問道。
  夏琳眨了眨眼,卻遲遲不邁開腳步,臉上的表情有猶疑。
  邵子力凄然一笑,“連這你都不相信我,那么,你就放棄自己的孩子吧!”他說著徑直朝院門口行去,臉上掛著自嘲的笑意。
  他愛得如此卑微,如此悲哀,愛她這么久,這么深,卻得不到她一句信任。
  就連事關她的孩子,她亦不肯毫不猶豫地相信。
  “等等!我相信你!”一個明顯有些顫抖并且顯得極切的聲音傳入耳內。
  邵子力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因為,忽然喊出這一句的,不是夏琳,而是陳原野。
  “那天,是你打電話通知我的,你在現場,是你救走了小憶和小惜對不對!”原野篤定地說道。
  因為一開始陷在失去小憶和小惜的悲傷里,他根本沒有思慮到這一個關鍵的電話。
  現在,他仿佛在黑暗中看見一線希望的曙光。
  他一瞬不動地盯著邵子力,心吊到了嗓子眼,急切地渴望他給予肯定的回答。
  “你的相信沒有意義。”邵子力苦澀地說著再次邁開腳步。
  夏琳的臉上,立刻浮現慌亂、掙扎、猶豫的神色,就在邵子力伸手去打開車門時,一抹決絕的神色在臉上浮現,然后,她費力地朝他奔過去:
  “不!我相信你!我跟你走……跟你走……”
  她的嗓音沙啞,說話異常艱難。
  原野惶亂地望著她跑去的身影,臉色剎時變白。
  邵子力停住拉車門的手,站直身體,認真地看著她。
  夏琳站到他面前,恍恍惚惚地說:“我跟你走……跟你走……”
  邵子力有意無意地望一眼跑過來的原野,故意放大音量,“你當真要跟我走?而且,無論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會答應嗎?”
  “我答應,要我做什么都答應!”夏琳說出的句子已然能夠連貫,語氣有了明顯的急切,如果他真的救了小憶和小惜,要她做什么都愿意!
  邵子力笑了,她的一句相信,一句答應,他已心滿意足,為她所做的一切,都覺得萬分值得。
  見陳原野已欺身上前,他唇邊的笑意染了邪惡的色彩。
  刻意曖昧地附在夏琳耳畔,用陳原野足夠聽得見的音量問:
  “如果我讓你做我的女人,你也愿意嗎?”
  夏琳猛地怔住,又立刻哽咽著說,“我愿意,無論做什么我都愿意!”她的頭腦已經漸漸清醒,“告訴我,孩子在哪里?他們在哪里?”
  原野早已臉色鐵青,伸手將胡亂回答的丫頭拉進懷里抱緊,“丫頭,不要!你不能答應他!不要再像五年前那樣離開我!不要!你離開了,那些蕭索綿長的歲月,我要怎么熬過來!”
  夏琳的身體輕輕顫抖著,仿佛感受到了他心內極度害怕再次失去她的痛苦,她安靜地呆在他懷里。
  原野又轉向邵子力:“邵子力,除了丫頭,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我可以用我的一切跟你交換我的孩子!”
  邵子力卻不理會他,眼底有嘲諷的笑意。
  誠然,若拿到陳原野的W.D集團,Longo幫將直接控制整個櫻楓的黑白兩道,對于那日漸衰落的明日帝國亦不須畏懼。
  可是,他根本沒有稱霸的野心。
  而且,如果他也愿意用他的一切交換夏琳,他陳原野恐怕也不會愿意吧!
  他們都是一類人,要么不愛,若愛,他們所愛的人便是世間最珍貴的,無可替代。
  除非,有朝一日,還能有另外一個人比她重要!
  可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呢。
  他認真地看著夏琳,“你要跟我走嗎?”他承認,他是趁人之危,他是卑鄙無恥,他已為愛瘋狂,若夏琳跟他走,他就不會再放她回來!
  因為愛她,他可以不擇手段地去爭取!他滿滿的愛,在心里醞釀了多年的愛,同樣可以給她最好的幸福。
  夏琳猶豫著,看見邵子力的手再次伸向車門,她立刻掙開原野的懷抱,現在她什么都不要管了,她只要看到小憶和小惜!
  原野拉住她的手腕,痛苦地搖頭,“丫頭,不要!”他知道,她這一去,邵子力定然不會放她回來,他不要再一次失去她!
  夏琳回過頭,透明晶瑩的淚珠自眼角滑落,“小憶……小惜……我要小憶……要小惜……”
  原野的手,無力地,緩緩地自她的手腕滑落。
  是啊,她不去,邵子力又怎肯輕易歸還小憶和小惜?可她一去,邵子力又怎肯輕易放她和孩子回來!
  他好懊惱,好悔恨!懊惱自己在這個時候束手無策,悔恨自己當初怎么不拼了命去救小憶和小惜!
  望著黑色寶馬漸漸從視線里消失,原野胸口一股血氣翻涌奔騰,他握緊雙拳苦苦支撐著。
  絕望的旋渦像一個無底的黑洞,在心里越擴越大。
  他怕,他將要被吞噬。
  黑色寶馬在寬闊平坦的水泥路面慢車行駛。
  夏琳木然地坐在副駕駛座上,眼睛再次回復到空洞茫然沒有焦距的狀態,嘴里偶爾會溢出“小憶……小惜”的名字。
  邵子力不時轉頭看她,心情忐忑得像少年時代。
  他從來沒有這樣與她單獨相處過,曾經,他總是默默地注視她,跟隨她,卻從來沒有這么近的坐在一起,就連五年前他帶她奔赴那個宴會現場,也是他坐副駕駛座,她在后面。
  但是,此刻他顧不及自己心中的感受,她呆滯的表情令她無比心疼。
  “夏琳,就要見到小憶和小惜了,你不開心嗎?”他的聲音輕柔而小心翼翼。
  兩個小家伙可愛至極,那一場大火,他們受了不小的驚嚇,身上的皮膚也有不同程序的灼傷,他直接把他們送到Longo幫的秘密醫院,那里有最精密、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和最好的醫生!
  用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他們除了對火會感到極度恐懼外,已基本恢復正常,再經過一個星期的有癢治療,他們被火灼傷的皮膚就能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這兩個星期,除了回幫內處理必要的事情,他都親自守護陪在他們身邊,期間他們雖然總是吵著要爹地媽咪,但只要他勸一句“你們現在這個樣子,你們的媽咪看見了會難過得哭的”,他們就會乖乖地配合治療,不再吵鬧。
  也由此,他才知道他們最見不得他們的媽咪難受。
  夏琳遲鈍地轉過頭,呆呆地,呆呆地望著他,輕輕地囈語著:“小憶……小惜……”
  邵子力心疼地望著她,她是對他的話沒了反應呢,還是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唇瓣微微翹起一個酸澀的弧度。
  注意到他的表情,夏琳讀懂了他的心理。
  她的確,不太相信他救了小憶和小惜,看見倉庫頂坍塌的那一刻,她就已經絕望了,可是現在,她看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卻不敢相信。
  可是,邵子力從來不會騙她。
  “你真的,救了小憶和小惜嗎?”最終,她忍不住確定,勉強讓笑容爬上唇際,聲音略顯哽咽。
  才問完,眼淚便簌簌而下。
  邵子力心疼地望著她,輕柔地拭去她臉頰的淚。
  輕嘆一口氣,他拿起一個精巧的搖控器輕輕按下,一個超薄的屏幕自車頂緩緩下放,停在他們的正前方——這是他聯絡幫內重要成員以及處理某些事物的秘密工具,可以遠程監控、遠程對話!
  邵子力已戴上耳機,打開屏幕。
  夏琳雙手握拳緊緊地貼在一起,緊張地盯著屏幕。
  屏幕上出現一張辦公桌,辦公桌前坐著一個穿白大褂的中年人,頭發簡短精悍,白皮膚,藍眼睛,鷹勾鼻,是典型的外國人。
  他恭謹地對著屏幕等候指令。
  “凱恩博士,請切換到重護201無菌病房。”邵子力沉穩地下達命令,語調凜洌攝人。
  “是,幫主。”凱恩博士恭敬地點頭。
  屏幕迅速切換,夏琳的眼睛一下也不敢眨動。
  寬敞明亮的病房,放置了兩個碩大的玻璃容器,容器內,兩個細小的身體被裹得嚴嚴實實。
  夏琳的心吊到了嗓子眼,伴著一陣一陣的疼,那是小憶和小惜嗎?他們受了很大的傷嗎?
  “他們沒事,現在只是在接受癢氣治療。”邵子力看穿了她的擔憂,輕柔地說道。然后,他按動搖控器,將鏡頭拉近,分切。
  兩個小家伙的臉分別出現在屏幕兩邊。
  他們安靜地閉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輕輕顫動。
  夏琳下意識地捂住嘴,激動得渾身發顫,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伸過去觸摸屏幕,“小憶……小惜……”
  她喜極而泣,激動得不能自抑,這時候才感覺,她的靈魂才徹底歸位。
  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如何表達。
  車子在路上緩慢行駛。
  陽光透過玻璃車窗灑落恍恍惚惚的暗影。
  夏琳急切地抓住邵子力的手臂,“快點,帶我去那里!”她的眼睛始終注視著屏幕。
  邵子力怔怔地望著她纏滿紗布的手,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觸碰他。
  他遲遲沒有反應,夏琳才緩緩轉過頭,他已經望向前方,專心開車。
  他不肯現在就帶她去嗎?還是……
  “……無論我要你做什么,你都答應嗎?”
  “如果我讓你做我的女人,你也愿意嗎?”
  他說過的話清晰地在耳畔回響著。
  緊緊地咬住唇,閉眼,深呼吸。
  然后,她顫抖著伸出纏了紗布的手去解藍色呢絨大風衣的紐扣……
  只要能馬上見到小憶和小惜,只要能換回他們,她什么都不在乎!
  在反光鏡里看到夏琳的舉動,邵子力迅速將車轉向路邊,猛然踩了急剎車停靠,伸手按住她顫抖的手:
  “夏琳,你這是在做什么?”
  “馬上帶我去見他們,把他們還給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夏琳近乎乞求地說道。
  她帶哭腔的聲音,重重地擊碎了邵子力的心。
  他默默地,溫柔地替她扣上衣服的鈕扣,“難怪陳原野一直以來總是喜歡喚你傻丫頭,你果然是真的很傻!我得到你的身體,卻永遠也得不到你的心,又有什么意義呢?”他又不是禽獸,而且,在他心里,她永遠都像圣潔的百合花一樣清純美好,即便如今她已為人妻。
  他怎么能肆意褻瀆破壞心中最美的一朵花呢?
  如果要她,除非她有一天愛上他!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琳難過地低下頭,“要我怎么做?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帶我去見他們?”她心急如焚,恨不得馬上飛到小憶和小惜面前,把他們緊緊擁在懷里!
  “我要的,你給不了。”邵子力苦澀一笑。
  夏琳怔怔地望著他,心里覺得愧疚之至。
  卻只能沉默。
  邵子力亦沉默。
  “好吧,你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在這一個星期內,你忘了陳原野,忘了小憶和小惜,忘了其它一切……每天都和我在一起,算是你給我的一次機會,可以嗎?”邵子力不忍看她這樣的表情,許久后終于說道。
  無論如何,這一次,他要用這種近乎卑劣的手段,來完滿自己一直以來的愿望,讓她給他一次機會,一次讓他愛她、寵她的機會。
  “可是,小憶和小惜……”她的意思是,可不可以讓她先去見小憶和小惜!
  “他們現在在無菌病房進行癢氣治療,你現在去,也不能進去看他們。”邵子力說道,“一個星期后,他們所有被灼傷的部位都會被復原。”而且他聽得出來,她似乎沒有反對的意思,心里不禁有種快慰的感覺。
  夏琳低下頭,經過一番思索和掙扎,“好,我答應。”她很小聲地回答著。
  邵子力怔忡地看著她,心里涌起一股難言的喜悅,只是,看到她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樣子,不禁又感到黯然。
  酸澀的感覺漫延在胸口。
  “你為什么不笑了呢?我夜夜夢見你如清水百合的笑,美得像仙子一樣。你不笑,小憶和小惜看到你,會難過的。”他澀澀地說道。
  曾經,為了留住她如清水百合的笑,他奮不顧身;
  而今,她依舊失卻了那樣美好的笑顏。
  幸好,他手里還有一張讓她重綻笑臉的王牌。
  于是在這一個星期內,邵子力每天上午都會帶夏琳出去,晚上也總是吃了晚餐后才回來,回到別墅后,心情總是很愉快。
  而夏琳的心是復雜的,雖然,她可以每天通過邵子力車上的特殊裝置看到小憶和小惜,但是面對他,卻只能強顏歡笑,然而不管怎樣,對于他,她無以為報,而他提出陪他一個星期的要求,已是最微小,所以,不管他要做什么,她總是盡力配合。
  然,邵子力是個謙謙君子,從不對她做什么逾矩的行為,最親昵的舉止,是替她整理被冷風吹亂的假發;最“過分”的要求,是要牽她的手;在他冰冷的外表下,藏著一顆火熱的心,他溫柔體貼細心,動作行為都不會令她反感。
  所以到最后,她偶爾會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只是,她每次想打電話給原野,他卻不許,無論如何都不許!并且,把她的行動電話收起來。
  她無奈,只擔心著原野這一個星期要怎么熬過來……
  可是為了小憶和小惜,也因為心中對邵子力的那一份愧疚和感激,她沒有選擇……
  而最難過的,莫過于皇甫若汐了,每天看著自己的愛人與別人出雙入對,她還要強顏歡笑送他們出門,可是,她別無選擇。
  她不能對邵子力說什么,她的小姐脾氣只能讓她離開他,她不要;
  她也不能對夏琳姐擺什么臉色,她清楚地知道夏琳姐的心。
  最后一天,她目送邵子力的寶馬消失在別墅門口,酸澀的笑意自眼底浮現,今天過后,邵子力真的能徹底入開夏琳姐嗎?
  她不知道。
  最后一天了,邵子力沒有像前幾天那樣將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滿滿的,上午,因為小憶和小惜從無菌病房出來后,他讓凱恩博士帶他們進辦公室,開啟了遠程對話程序。
  “媽咪!媽咪!想你!老爸呢?”兩個小家伙一看到他們的媽咪,立刻興奮得喊起來,你一句我一句,完全回復了活潑可愛的樣子。
  “小憶……小惜……”見到小憶和小惜活蹦亂跳地,夏琳激動得又哭又笑,不知道該說什么話來表達她現在的心情。
  邵子力微笑地望著她,細心地給她遞去面紙。
  “邵子力,現在就帶我去醫院好不好?”夏琳擦掉臉頰激動的淚水,向邵子力央求道。
  邵子力遲疑著,他不能確定,她見到小憶和小惜后,她眼里是否還容得下他,他又是否能留得住她!
  “那是我們幫派密秘醫療中心,我身為幫主不能輕易在白天進出。”他有些為難地說道。事實上,這也是很正當的理由,他的確不能輕易在白天進出那個密秘基地,他這種身份凡事都須小心。
  “而且,他們下午還要做全身檢查。”他又補充道。
  夏琳也不勉強,能夠看到他們還真真實實地活著,她心里的那塊石頭已然落地,但是,她想跟他們多說說話。
  邵子力應允了。
  因此一整個上午,邵子力基本上是開著車在楓城來來回回地兜風,夏琳和兩個小家伙好像有說不完的話。
  看到夏琳再度展露如清水百合的笑,邵子力忽然覺得,原來,他也可以令她幸福,可以做一些令她感到幸福的事。
  原野站在窗前,深深地吐出一串串煙圈,煙霧繚繞中,他雙眉攬緊,胡渣橫生,面容憔悴頹廢,不修邊幅。
  這已經是第七天了,丫頭跟邵子力離開已經七天,心中原本存著的一點希冀一點一滴地破滅流失。
  他打過電話給邵子力,卻次次都是無人接聽;也打過丫頭的號碼,回應他的卻是冰冷而機械的“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
  他沒有親自去找邵子力,經過幾次對峙,他深知,邵子力亦像他這般深愛著丫頭,現在孩子在邵子力手里,他完全處于劣勢。
  他不想莽撞地在這個時候惹惱邵子力。
  他唯一感到害怕的,是邵子力對丫頭的愛,他怕邵子力為了愛會不顧一切留住丫頭,無論用脅迫還是其它方式。
  愛,本來就是一件可以讓人瘋狂的事。
  然,他唯一的希冀,唯一的籌碼,卻還是邵子力對丫頭的愛。
  他希冀著,邵子力若真心愛丫頭,就應該給她自由,讓她自己決定留走……
  只是,這種希冀真的好渺茫……現在控制局勢的,并不是他!
  如果……如果丫頭明天還回不來,他該怎么辦?還這樣日復一日地等下去嗎?
  夜幕降臨,原本熱鬧的十字街頭漸漸變得冷清,璀燦的霓虹燈散發著魅惑的光芒。
  靜雅的西餐廳,溫暖的燭光輕輕搖曳,悠揚的薩克斯在這片橙色的光暈里輕淌慢流。
  夏琳坐在鋪著素雅白凈絹紗的餐桌旁,溫暖的橙色將她包圍,暖暖的,好像初冬正午最溫暖的陽光。
  邵子力包下了這間餐廳,他坐在夏琳對面,眼神像海洋,溫柔得可以將一切湮沒。
  夏琳微微低頭,唇邊漾著清淡的笑意,今天她的心情算得上愉悅,上午終于通過邵子力車上的特殊裝置見到活蹦亂跳的小憶和小惜并且和他們說了一上午的話;下午,邵子力居然帶她去海洋館……
  只是,她一下不敢直視他的眼神,就像此刻,他們相對而坐,Waiter送上精致的西餐,她總是低著頭,抬頭時也忽略他的眼神。
  他的溫柔無法回應,他的深情無以為報。
  最后一天,最后一頓晚餐,她只能保持最真心的淺笑。
  整個用餐過程中,邵子力話不多,夏琳亦選擇沉默,然,氣氛并未顯得尷尬。
  忽然,邵子力拿起餐巾紙溫柔地替她擦拭唇邊的番茄醬,氣氛有一瞬間緊窒。
  夏琳怔怔地望著他,他的手亦僵在她唇邊。
  他親昵的舉動,夏琳并未覺得反感,見他有些尷尬地收回手,嘴角淡淡地勾起一個彎曲的弧度:“謝謝。”
  她的笑是發自內心的,這一句謝謝亦是發自肺腑。
  除了謝謝他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邵子力望著她,眼里有了淺淺的笑意,只是,想到這是最后一天了,眼神不禁又黯淡下來。
  晚上小憶和小惜接回來,真的就讓她離開,讓她回到陳原野身邊嗎?
  無論如何,他心有不甘。
  經過這一個星期,他才知道,原來離她越近,他就越欲罷不能。
  他貪戀她安靜發呆的表情,貪戀她如清水百合的笑靨,貪戀牽著她手心的感覺……
  一直以來,她是他胸口的朱砂痣,是床前的白月光,觸不到,摸不著,而今,只要他愿意狠下心,就可以把她困在自己身邊……
  可是,他可以給她寵給她愛給她幸福,她又會否真的感覺到幸福呢?
  內心開始掙扎、煎熬,是自私地利用這次機會把她鎖在身邊,還是放她回去?
  從西餐廳出來,邵子力還沉浸在這種矛盾中掙扎著。
  細心地替夏琳拉開車門,系好安全帶,繞過車尾坐上車,剛要開口說些什么,電話鈴聲突兀地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手機屏幕上顯示“陳”,他知道,是陳原野打過來的,唇際微翹,他把手機扔在旁邊,放任它響個不停。
  陳原野每天都會打電話過來,他一次都不接,任它瘋響,任他在電話那端瘋狂。
  盯著一遍又遍響著的手機,他卻遲遲沒有發動車子。
  夏琳的目光亦投向他。
  嘴角,倏然隱現一抹邪魅的笑意,他狠不下心決定,那么,就讓命運來決定吧。
  他決定,賭一次。
  抓起電話走下車。
  “邵子力,丫頭和孩子呢?他們在哪里?”電話接通,便傳來陳原野焦慮而急切的聲音。
  邵子力瞇了瞇眼,臉上的表情早已恢復蕭瑟冷漠。
  見夏琳伸出頭探究地望他,他不著痕跡地向前走幾步才開口,“陳原野,你說,你愿意用你的一切來交換他們是嗎?”他問道。
  “是!”見他口氣似有所松動,原野立刻說道,“我可以用W.D集團整個商業王國跟你交換!”他強調著。
  他可以一無所有,卻獨獨不能失去丫頭和他們的孩子。
  如果沒有丫頭,就算他擁有全世界,他的心也會變得空蕩蕩的,一切都再也沒有了意義!
  丫頭和孩子,就是他的全世界,沒有什么,比他們更重要!
  “那么,我愿意用整個Longo幫的產業跟你交換夏琳,你愿意嗎?”他慢理絲條地問道。
  “不可能!”原野想也沒想便拒絕,他要這些做什么?
  他的拒絕,邵子力并不感到意外,這是意料之中的回答。
  “既然我們各不相讓……”邵子力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開口,“那么,我們就用男人間的方式解決!”
  “什么意思?”原野問道。
  邵子力看看手表,“現在是晚上十點半,午夜十二點,我們在西瑪教堂碰面,我到時候再跟你說。”邵子力說完便掛了電話,然后,他靠在路燈柱下,昏黃的路燈映著他的側臉恍恍惚惚。
  就讓命運決定吧。
  夏琳望著邵子力上車,腦海里冒出了問號。
  雖然聽不真切他說了什么,但是,“男人間的方式解決”、“午夜十二點”,這些字眼卻模模糊糊被風吹進了耳內。
  他在和誰通電話?會是原野嗎?他們要做什么?
  邵子力露出溫柔的笑意,“我先送你回別墅休息,然后去醫院接小憶和小惜回來。”
  夏琳欣喜至極,自動忽略了剛才的疑惑,高興得連連點頭,“嗯,好。”
  邵子力發動車子,夏琳,對不起。他在心里輕聲說道。
  “我可以現在就跟你一起去接他們嗎?”夏琳忽然側頭問道,眼睛如星辰閃亮,期盼地望著他。
  邵子力動了動嘴,話到喉嚨口又停住,換成了另一句話,“已經很晚了,我會把他們安全健康地帶回來的。”
  夏琳想到那是他們幫派的機密醫院,也就不再強求。
  經過一間尚未關門的花店,邵子力停下車,跑進去買了九朵開得盛世磅礴的紅玫瑰,粉紅色的包裝紙,白色的滿天星,扎成幸福的模樣。
  他沒有買十一朵,一生一世太少;而九朵,是長長久久。
  望著遞過來的花,夏琳有些怔忡,想起原野經常會買花送給她,但每一次都會買飄著淡雅清香的百合花。
  并不是討厭玫瑰,而是玫瑰太過耀眼奪目,與她并不甚相配。
  僅管如此,她還是伸手接了過來,并說謝謝。
  看他有點笨拙的樣子,興許這是他第一次送花出去……
  而她,在這最后的時間里,必須盡量配合他。
  算是,還他的情——雖然,她欠他真的已太多。
  邵子力的別墅。
  皇甫若汐站在窗前望眼欲穿,都十一點了,邵子力和夏琳姐怎么還不回來!
  她手里拿著電話,幾次欲撥號碼,最終嘆一口氣放棄。
  熟悉的車聲,兩束泛黃的燈光射進別墅大門,她欣喜地奪門而出。
  “你們回來了。”她跑到邵子力身旁揚起臉。
  “嗯。”邵子力淡淡地回應,并不看她一眼,便繞到另一邊去給夏琳開車門。
  望著夏琳手中的紅玫瑰,皇甫若汐揚起的笑臉一點一滴的黯淡,邵子力從來沒有送過什么給她……
  夏琳自己打開車門下來,捕捉到皇甫若汐的表情,心里倍覺歉然,卻又不知說什么抱歉的話。
  好在,她明天就要離開了。
  夏琳進房間后,邵子力再次開車呼嘯著出了別墅大門,皇甫若汐望著車影消失,晶瑩的淚珠再也抑至不住洶涌而出。
  白色的西瑪教堂在夜色的籠罩下,只隱約看得見一大片黑色的影。
  教堂前的開闊的水泥地上,黑色的勞斯萊斯打著兩道昏黃的燈光。
  原野靠在車門口,煩悶地抽著煙。
  最近,他抽煙越來越厲害了。
  他已經在這里等了半個時辰,邵子力所謂的“用男人間的方式解決”,他一時之間還猜不透到底會是什么樣的狀況。
  他又一次感覺到,不能掌控局勢的無奈。
  刺目的燈光耀花了他的眼,他伸手擋住那束強烈的光。
  邵子力的寶馬已停在眼前。
  他熄滅煙頭,緩緩站直身體,銳利的目光鎖定鉆出車門的邵子力。
  邵子力走到他面前,站定,以同樣銳利霸氣的目光與他對視。
  兩人的目光,都是霸氣中帶著復雜。邵子力那單獨的右眼射出的光芒,猶為撼動人心。
  旗鼓相當,各不相讓。
  “從這里到城西那座最大的廢棄倉庫,誰先到達算誰贏。”對峙許久后,邵子力終于開口,直切主題。
  原野雙眼微沉,凌利的光芒掠過,并不開腔,他在等對方的下文。
  邵子力接著說,“你若贏了,明天一早,夏琳和孩子都會回到你身邊,但,你的W.D集團整個商業王國將要全部轉入我的名下。若我比你先到達,我會把Longo幫及名下所有產業拱手相讓,然后,我會帶夏琳和孩子離開楓城!”
  他將這一場豪賭,說得云淡風清。
  原野握緊雙拳,銳利的目光直直地射向邵子力,“我不同意!”他大聲音吼道。
  邵子力好整以瑕地看著他,“終究是舍不你的W.D集團嗎?”他的話里,明顯有了嘲諷的意味。
  “邵子力,丫頭不是物品,不可以把她拿來當賭注!”原野粗暴地吼道,眼里精光銳現,“而且,一百個W.D集團都抵不上她在我心里的價值,我們不需要賭了,你馬上把丫頭和孩子還給我,我立刻可以把W.D集團整個商業王國轉到你的名下!”
  邵子力的心中,被他這一句義正嚴辭掀起了波瀾。
  他忽然意識到,他對夏琳的愛遠遠不夠陳原野對她來得深,無論任何時刻,陳原野都把她放在第一位考慮……
  但是,就這樣放棄,他不甘心,絕不甘心!
  “你沒得選擇!她在我心里亦無可替代,如果你不愿賭,那么就算你自動放棄這個機會。”邵子力扔下這一句轉身上車,呼呼發動車子飆了出去,一下子便消失地茫茫夜色中。
  原野伸手重重地錘向車蓋,最終還是鉆進車,加大最快的馬力追了上去!
  西瑪教堂前,瞬即只剩下空蕩蕩的黑暗。
  原野追出去后,很快在一個十字路口看到邵子力的車停在那里。
  “邵子力,你到底想怎樣!”原野踩下剎車后打開車窗朝他吼道。
  邵子力微一側頭斜視他,“我在幫派里受過專業的飆車訓練,讓你十分鐘車程。”他輕描淡寫。
  原本,他是卑鄙地存著占這個便宜的心理,令自己穩操勝券。
  然而陳原野的剛才的那席話,在他心里產生了很大的震動。
  似乎,陳原野比他更有愛夏琳的資格。
  但是,這個賭既然由他提出,就沒有收回去的道理。
  “邵子力!”他的話,令原野憤怒至極,但是,此刻主導局勢的并不是他,他無可奈何,憤怒地吼出對方的名字后,他不知道能說什么話來讓邵子力取消這個只有單方面同意的賭約!
  “這個機會你也要放棄嗎?”邵子力轉頭似笑非笑地望著他,“你難道不愿意為了夏琳放手一搏嗎?還是你覺得自己輸定了?”他故意用話來激原野。
  原野氣得臉色鐵青,為了丫頭,他什么都可以去做,但是,他絕不要把她當物品和邵子力打這個賭。
  “好吧!那你就放棄好了。”邵子力吊起嘴角,嘲諷地望他一眼后,再次發動車子。
  原野慌忙跟上,與他并車行駛。
  邵子力加快車速,原野奮力趕上,在這安靜的夜里,兩輛普通車輛如賽車一般風馳電掣疾馳在通往城西的寬闊道路上。
  因疾速行駛產生的巨大冷風灌進打開的車窗,吹亂了兩人的發。
  “邵子力,快停下來!”原野朝邵子力大聲吼道,“愛情和幸福不是靠賭約就可以贏來的!如果丫頭對你有感情,你不給她任何壓力脅迫,她愿意跟著你,我可以選擇放手!如果你真的愛她,就尊重她,讓她自己選擇想要的幸福!你這樣做,是否問過她愿不愿意!”
  邵子力的心,再次因原野的話起了波瀾。
  是啊,夏琳的意愿……他絲毫沒有考慮過。
  就算他最后贏了,就算他用脅迫的方式,她又會不會心甘情愿呆在他身邊呢?
  很顯然,不可能!他明明知道這一輩子再也不可能得到她的心,為何還要如此執著呢?
  他如此做,還有什么人格可言?
  雖如此想,他的車速并未減慢。
  原野以為,他的話仍然打消不了邵子力的念頭,而他自己的車,似乎在這種關鍵時刻快要沒油了,速度已跟不上去,于是,他再次用盡力氣喊出后面的話:
  “邵子力,我知道你很愛丫頭,但是你不要以為你所為她做的一切都是為她好!在你救小憶和小惜之前,也不要以為她真的欠你很多!你這樣做,只是一種想要她補償的心理!可是她并不欠你!”
  見邵子力的車已拉開一米的距離,原野繼續大聲喊著:
  “相反的,你要知道五年前你帶她去宴會現場實際上是害了她!如果你沒有帶她去,那場訂婚宴就不會被破壞,那個莫名其妙的刀疤臉也不會因為要替夜晴出氣而陷害丫頭一家,如果不是這樣,丫頭也不會被抓去魅影殤坐臺整整五年!你的出發點是好,但實際上是你害了她!”
  邵子力的車越開越遠,并且車內傳出凄厲的大笑,在這安靜的夜里令人毛骨悚然,而他的車已因為油燃枯竭被迫停下來,他立刻打開車門朝遠去的車喊:
  “如果你真的愛她,就不要再折騰她了!她不能再經受那么多的折騰!”
  他幾乎用盡了所有力氣大吼著,可是邵子力的車,已飆出很遠,原野不確定,后面的話他是否聽得見,望著邵子力的車消失在夜色里,他懊惱憤恨地伸拳重重錘向車前蓋。
  丫頭,他的傻丫頭,真的不能再經受折騰了!
  一直以來,他并不想把丫頭被迫進魅影殤的錯歸咎到邵子力身上,畢竟,那時候邵子力是單純地為丫頭好,他自己會被那個刀疤臉追殺以及丫頭也會被牽扯進去,不是那時的他所能預料得到的!
  一直以來,丫頭都感激邵子力為了她奮不顧身差點失去性命而愧疚,而他自己,也因為丫頭已經平安回到他身邊,不想計較什么。
  如果不是今天邵子力非要以賭約的方式決定丫頭的命運,他會很感激他,畢竟,他又一次奮不顧身救了小憶和小惜。
  可是,接下來,他該怎么辦?
  原野的話,早已讓邵子力臉色鐵青,真的是因為他,夏琳才會遭遇那場厄運嗎?
  可是那天在陳原野的父親那里,他清楚地聽見刀疤臉說:“五年前,那個破壞你訂婚宴不知死活的家伙,我替你做了!還有那個讓你心神不寧的小丫頭,我鉆了她家里正需要錢的空子,給她家轉手了一個一百萬的小工程,當然最后被弄得還不上錢,我就把她賣到夜總會去坐臺了!”
  是啊,假如他沒有帶夏琳去宴會現場,又怎么會生那樣的事端?
  想著一直以來自己認為自己深愛夏琳,可以為她承受任何事,到頭來,不過是自己自作自受。
  這樣想著,他不禁凄厲地大笑出聲,直至笑到自己差點岔氣。
  哈,他有多愛夏琳?一直以來標榜自己深愛她,現在又可曾去考慮過她的感受,她的意愿?
  現在在他才知道,他對夏琳的愛,在陳原野面前顯得多么渺小,多么不值一提!
  他一路大笑著飛車飆出幾公里,他多可笑啊!多可笑!
  他瘋狂地大笑著,腳下踩重了油門,他笑出了眼淚,那僅剩的一只眼已經模糊,他不知道何時已將車飆到護城河的堤壩上,堤壩左面是護城河,右面是類似于懸崖的地勢,黑漆漆的不知道底下有多深。
  因為堤壩彎彎曲曲,他的車速又極快,并且是在這漆黑的夜里,前面一個急速大轉彎,他轉過去后,卻因為不熟悉地形,緊接著又是一個彎道……
  待發現身處危險時,他猛然去踩急剎車,卻悲哀地發現,急剎車失靈,寶馬車徑直飛下右邊漆黑的深淵……
  冷凜的北風自護城河面呼嘯而來,一陣轟然巨響后,整個世界恢復死一般的寂靜。
  被迫停在高速公路上寸步難行的原野最終打了澤川的電話,讓他開車過來。
  半個小時后,他接到邵子力的電話,夏琳和孩子明天會回家。
  原野因為得到好消息而心內血液奔騰,因而將邵子力已極其虛弱的聲音忽略。
  在驚魂不定的睡夢里,皇甫若汐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是邵子力打來的,他說,去醫院接小憶和小惜回來,送夏琳回家。
  他的聲音低不可聞,說完后,電話里除了呼嘯而過的風聲,再也沒了反應。
  初冬的清晨,干燥的空氣中夾雜著冷凜的風,透明的金色陽光一束一束斜斜地落在皇家豪庭的大院里。
  原野站在這片晨光里,激動又欣喜,丫頭和小憶、小惜終于要平安歸來了!
  他不時地引頸觀望院門口,期望能早一點見到他們的身影,卻總是失望中帶著希望。
  有車子停下的聲音,伴著孩童愉悅的笑聲。
  胸口促然緊窒,他緊張地,凝神地盯著門口,忘記了要跑出去迎接。
  一片濃郁的陽光將庭院門口籠罩。
  光芒倏然涌動,穿藍色風衣的纖細身影一手牽著一個小孩被這片溫暖的金色光芒包圍著,他們一點一滴地從這片日光里走出來。
  她還有疤痕的臉上,展露出如清水百合干凈清澈的笑容。
  兩個小家伙揚起天真無邪的笑臉,發出童稚的笑聲。
  他望著他們,露出比陽光還燦爛耀眼的笑容。
  他和她,蘊藏著溫暖愛意的目光在這片日光里交匯,融合。
  兩個小家伙看見他,立刻掙開她的手,齊聲清脆地喊著“老爸”朝他奔過來。
  他們細小的身影奔跑在這片日光里,空氣里流溢著溫馨幸福的味道。
  三天后,原野將W.D集團整個商業王國交予澤川——他兌現用W.D集團整個商業王國換回丫頭和孩子的諾言!因為邵子力失那夜后徹底失去消息,澤川是他的哥哥,暫將由其代為接手。
  因為原野的父親陳有良自去了一趟Vian婚紗店后,便帶著夜晴去了法國,所以,他們離開皇家豪庭后,便和在郊區夏琳的爸媽住在一起。
  至此,繁華落盡,塵埃落定;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從此,他們遠離一切喧囂,享受著最平凡的俗世之暖。
  【全文完】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