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青春 >> 我的美女大小姐介紹頁 >> 我的美女大小姐列表頁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紅旗不倒,彩旗飄飄!(大結局)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五百二十五章 紅旗不倒,彩旗飄飄!(大結局) 作者:李興禹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紅旗不倒,彩旗飄飄!(大結局)
  回到北京的眾人對在上海發生的事情只字未提,這些事情如果說出去,靜茹和婷婷恐怕又要擔心了。說不定劉星還會被大罵一頓,理由很簡單:不珍惜生命!
  金彪的死標志著整個金家徹底的完蛋,至于金燕,劉星已經安排人把她帶到了美國,希望她在那里能過上平靜的生活。
  另人興奮的事情不只這一件,這不,劉星從上海回到北京的第一天,就碰到個天大的驚喜。
  在回北京的路上,劉星的心理很輕松,不過也有郁悶之處。這些日子光處理金彪的事情,公司的事卻讓劉星給忽略了。劉星做了一個簡單的計算,以現在的情況,想要贏得與父親的賭注基本已經沒有希望了。
  哎,怎么辦呢?
  當劉星、夏雪和夏雨回到家后,靜茹、婷婷也孫媚也不顧公司的工作,直接翹班回到家。在看見劉星等人安全的時候,三女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劉星躺在沙發上,頭枕著靜茹的大腿,不時的吃著對方遞給自己的檸檬和葡萄,雖然有些酸,不過在這樣的溫柔鄉里面待著,誰還有功夫去管其他的?享受吧!
  晚飯,劉星坐在餐桌前,不知道是不是幾個女人一心向佛了,滿桌子的菜應該沒有一個肉。
  “嘶……!”吃了一塊兒醋溜豆腐之后,劉星趕緊喝了一口水,不停的吐著舌頭,“夏雪,這菜是不是你做的,你又把什么把成醋了?”
  “你做夢呢?我不是一直給你撥葡萄嗎?”夏雪沒有好氣的說道。即使她做的差。也不能凡是味道不好地菜都往她身上賴呀。夏雪吃了一口。果然太酸!
  “是我做地,很酸嗎?”靜茹聽見劉星地話后問道。然后夾起一塊放到嘴里,“還好呀!”
  我暈,還好?酸的我現在舌頭還麻呢。
  “嘶,這個也很酸……!”夏雨指著另外地一個菜說道,小舌頭不停的向外吐著。
  關婷婷和孫媚似乎對此早有準備。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吃一小口菜,然后吃一大口飯。
  劉星一臉疑惑的看著靜茹、婷婷和孫媚,是不是自己不在家的這幾天中發生的什么事情?
  “嘔……!”就在劉星疑問之時,靜茹突然捂著嘴向廚房跑去。過了一會兒又走了出來,滿臉通紅。
  “你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劉星放下了手中地筷子問道。
  “你傻呀……!”關婷婷小聲地嘟囔一句。然后看向一邊的張靜茹。而孫媚則眼神曖昧的看著劉星。
  我傻?
  “靜茹,你……你該不會是……?”夏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驚訝地看著靜茹磕磕巴巴的說道。
  恩?劉星突然一愣。整個身體都跟著僵住了。
  檸檬、葡萄、楊梅、酸梅汁……!
  廚藝超級好地靜茹會做出這么酸地菜……!
  嘔吐……!
  “靜……靜茹,你……你是不是懷孕了?”劉星試探性的問道。
  “恩……恩……!”聽見劉星地話。靜茹紅著臉害羞地點了點頭。
  “多……多長時間了?”劉星又問道。顫抖。劉星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
  “一個多月了!”
  劉星聽見后掰著手指仔細地算了一下。一個多月了……莫非是元旦那天。靜茹第一次地時候?
  “是……是元旦……第一次……那次?”
  “恩……!”
  “這么大地事情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們呀?”夏雪激動地問道,真不知道她激動個什么勁兒!
  “我……我不好意思說。元旦的時候。劉星地爸爸媽媽就逼著劉星要孩子,可是他沒同意,我……我怕他不想要……!”靜茹低著頭斷斷續續地說道,雙手不停的擺弄著衣襟。好象做了什么錯事的孩子一樣。
  第一次……中標?洞房花燭夜……懷孕了?
  劉星愣愣的站了起來,膝蓋卻撞到了桌子上,一個踉蹌差點兒坐在地上。劉星來到靜茹地身邊。用手擦了擦嘴。眼睛直直的看著靜茹的小腹。突然蹲了下來,耳朵靜靜地貼在對方地小腹處。
  “才……才一個月。小腹還沒隆起。什么都聽不見……!”靜茹小聲地說道。
  劉星微微一愣,雖然如此,但還是聽了半天。幾分鐘后。劉星站了起來,不停的在屋子里面走來走去。一副心事重重地樣子。眾女還從來就沒有看見過劉星如此地表情。
  在來回的走了數趟之后,劉星突然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老媽,你要當奶奶了!”劉星發現,他的聲音在顫抖著,拿著電話地手也在顫抖著。是激動,是抑制不住的激動。
  “什么?”
  “靜茹懷孕了。我要當爹了。哈哈哈哈……!”劉星說完后突然把電話扔到一邊,來到餐廳處伸手把靜茹抱在了懷中。
  “哈哈。我要當爹了……!”
  興奮,激動,高興。驚喜……你會感覺到,劉星此時地表情是那么的豐富,多么的……幸福!
  半小時過后,別墅外面突然出現四輛高級轎車,最前面竟然用警車進行開道……!
  別墅中燈火通明,一夜未關!
  兩天后……
  周州的槍傷已經無礙,子彈并沒有擊中要害部位。對于這個救命恩人,劉星還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當看見她的時候,面對著對方那含情脈脈的眼神時,劉星知道,他又敗了!
  這幾天劉星的家象炸開了鍋一樣,劉星突然發現,偌大地別墅竟然沒有他地容身之處,到了最后竟然被夏雨趕出家門。
  暈,我都升級當爹了,待遇沒提高怎么反而降低了呢?
  “砰砰砰砰……!”劉星不停的敲著門。“放我進去。我要見我的老婆和我的孩子……!”
  “這是對你地懲罰!”夏雨露出頭對劉星說道。
  “懲罰?從何說起呢?”
  “在上海地時候,面對著上百人,不知道是誰說的‘孫媚是我的人。周州和那個衣若馨也早就和我有關系了。‘喊地時候好有激情,這件事情你怎么解釋?”夏雨笑瞇瞇的看著劉星問道。
  “啊?”劉星聽見后微微一愣,“我說過嗎?我怎么不記的了?”
  “這件事情靜茹和婷婷還不知道。如果我告訴她們,你覺地會是什么樣的結果?我們當初可是有協議地。白紙黑字有你地名字。而且……靜茹現在懷孕了。不能生氣,你想當她聽見這個消息后會是怎樣的后果?”惡魔式地微笑讓劉星渾身打著哆嗦。感覺比這外面的天氣更冷。
  劉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媽的。當時自己玩什么悲壯呀。現在好了,自己沒死成,心理的那點兒小秘密全被人知道了。
  “孫媚……其實我們早就看出你們之間曖昧地關系。而且她是你爸爸媽媽選的人,注定要在我們身邊一輩子。至于州周和那個叫做衣若馨地女人……你自己看著辦……!”
  “夏雨。快回來聽呀。靜茹地肚子里面有聲音了……!”這個時候。房間里面傳來夏雪地大叫。
  “什么?我這就來……!”
  “啪……!”大門被緊緊地關上。一陣寒風吹過,卷起片片雪花。
  嗚嗚。俺也要聽……!
  深夜。有家不能歸的劉星來到了酒吧,卻在二樓拐角處看見了周州和衣若馨。她們倆怎么會走到一起?
  “你們倆怎么會在這里?”劉星在兩女身邊坐了下來,也許……該跟她們做個了解了。
  “寂寞難耐,借酒消愁!”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聽說你要當爸爸了,恭喜你升級。”
  “呵呵!”劉星笑了笑,很傻地那種,不過卻很幸福。
  “聽說你在臨死之前。當著老婆地面承認了我們之間的關系。看樣子你還是愛我地!”衣若馨接著說道。
  “你都在在哪里聽說的……?”劉星突然轉頭看向躲在不遠處一副奸笑樣子的甘強。“甘強,我切你舌頭!”除了他。似乎沒有別人了。
  甘強聽見后立即消失……!
  “劉星,讓我當你地女人吧,即使情婦我也愿意!”衣若馨突然深情的看著劉星說道。讓劉星有點兒措手不及。
  “我……我也是!”一邊的周州跟著附和道。
  劉星聽見后露出一絲苦笑。抬手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紅酒,咕咚咕咚地喝了進去。
  “啪……!”劉星把空瓶放在桌子上,看著眼前地兩女。一個是經歷了六、七年仍然死心眼兒愛著自己地女人。人有幾個六、七年?更何況是女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六、七年?另一個雖然相處時間很短,卻是深深地愛著自己,為了自己情愿付出生命,就象劉星為了夏雪可以面對著金彪的槍口一樣。
  情婦?呵呵,她們應該得到更多才是!面對著衣若馨和周州的深情,劉星真覺地無以回報。
  媽地,不管了!
  “來人呀,給我上兩瓶二鍋頭!”
  那晚,劉星醉了,醉的很厲害。但往往是醉的人,卻異常的無畏。一時間劉星把合約什么的事情全部拋在了腦頭。不管是從道義還是從情義上講,劉星覺的自己應該讓衣若馨和周州留在自己身邊。
  那晚,劉星愛了,愛的一塌糊涂。衣若馨也終于得到了她一直想要的,而周州更是不顧受傷同劉星瘋狂的做愛。
  愛了,就愛了!
  ……
  二月四日,立春,離除夕還有兩天,全國到處都洋溢在一片喜慶的氣氛當中,劉氏大廈總經理辦公室。
  原本屬于劉月的位置現在卻坐著劉星,沒有辦法,今年除夕來的人多,劉星的老媽老姐親自上陣布置年貨。
  夏凱那老頭身體無礙,已經決定移居北京,對于劉星除夏雪、夏雨之外的另外幾個老婆,老頭也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張靜茹懷孕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她的父母那里。突然地到訪使劉星地超級大家庭立即露餡。被罵是免不了的。不是靜茹都已經有了劉星的孩子,最后還是答應了下來,更何況劉星地老爸劉震凌親自登場說服。還有誰敢反對?至于關婷婷的父母……在關家向來關婷婷說的算,雖然她地父母非常反對,但是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折騰下。父母也只有默認了。
  今年地除夕所有人到,必定會是一個不一樣地年!
  劉星靠在椅子上。雙腿翹上了辦公桌。手中拿著一杯紅酒,品味著幸福的味道。另一只手中是金燕那女人從美國郵寄來地明信片。這女人在美國過的不錯,好玩地她現在跟著夏雨的那群美國朋友在一起混。成天舞刀弄槍,過的逍遙。
  “葡萄美酒夜光杯,金錢美女一大堆。短短今生一面鏡。前世多少香火緣。”明天就放假了,終于可以不用上班了。
  “啪……!”一邊地休息室門打開。衣若馨和周州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從里面走了出來。
  衣若馨來到劉星的身后。雙手不停地為劉星捏著肩膀。
  “老公呀。下午陪我們逛街去吧!”衣若馨膩聲說道。看起來是捏肩膀,其實盡是挑逗。
  “你不要命了?夏雪和夏雨她們都在辦年貨,要是讓她們看見你們。那我豈不是完蛋了?我可不想我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爹!”
  “什么嘛。當情婦一點兒都不好,都不能陪人家逛街。要不讓我們晉升為你地老婆吧?”衣若馨笑瞇瞇的說道。
  “我讓你當我姑奶奶。行不?”
  聽見劉星的話。衣若馨站在劉星身后不停的沖著對方揮舞著拳頭,而且還做著鬼臉。惹的一邊地周州笑了出來。
  衣若馨突然停止了動作,眼睛咕嚕嚕一轉。然后露出一絲奸笑。衣若馨把劉星手中地杯子奪了過去。然后沖著周州招了招手,示意對方幫忙。
  “干什么?”劉星不解的問道。
  “嘿嘿嘿嘿……!”衣若馨十分陰險地笑了幾聲,然后拉著劉星就向休息室走去,“既然不能逛街,那我就榨干你,看你回去怎么向夏雪她們交代!”
  “你……你好毒!啊,強奸了……!”
  下午四點,休息室地門猛地從里面推開,劉星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拎著鞋走出來。他現在要跑路,情婦猛于虎也!
  下面,好痛!
  “劉星,你別跑,還沒完呢……!”衣若馨的聲音從房間里面傳來,她和周州現在猶如爛泥一樣躺在床上,只剩下一張嘴了。
  “切……!年后再見!”劉星穿上鞋離開了辦公室。
  他并沒有著急離開,而是跑到了董事長地辦公室,一臉笑容的看著坐在椅子上地老爸。
  “嘿嘿嘿嘿……!”劉星得意地笑著,讓劉震凌感覺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根據你的業績,賭約你輸定了!”劉震凌仍然記的這件事情。
  “呵呵,我知道,所以我來找你!”劉星笑著說道。
  “找我?認輸?”
  “不不不,董事長先生,我是來向您辭職的,也就是說我以后不在這里干了!”劉星得意的說道。
  “你什么意思?”劉震凌微微皺起了眉頭,“在我面前,沒有人敢賴帳!”
  “嘿嘿,我是賴帳的人嗎?不過我也希望您不要賴帳!”劉星笑著說道,“我記的元旦有人說過,如果我要孩子,某人可以晚退休幾年,接著管理劉氏。爸,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劉星一臉的得意,終于在老爸面前占到了上峰,為了這件事情,劉星可是特意跑到這里來氣對方的。看見老爸愣愣的樣子,劉星心理暗暗叫爽。
  好爽!過癮!
  “可是當時你沒答應,所以不能算!”劉震凌道。
  “呵呵,這話你還是和我媽說吧,反正她是同意了。老爹,除夕見,拜拜!”說完劉星得意的離開了。
  “你……!”劉震凌苦笑的搖了搖頭,當初無心的一句話,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變成現實了。不過能抱孫子,值了!
  ……
  劉星一路得意的回到家,至少在未來幾年自己將是自由之身,哈哈,好爽!
  “一萬!”
  “糊了……!夏雨,又是你點的!”
  劉星剛一進房門,就從客廳傳來搓麻將的聲音。當他進入客廳的時候,夏雪、夏雨、關婷婷和孫媚正圍坐在麻將桌前,看夏雪紅光滿面的樣子,剛才應該是她糊牌了。
  “好有興致,竟然玩起了麻將。不是辦年貨去了嗎?”劉星坐在夏雨的身邊然后問道。
  “辦齊了當然就回來嘍!”夏雪笑著說道,這女人看樣子贏的不少,非常的興奮。
  “那你們就把靜茹一個人扔到樓上?”劉星問道,現在靜茹是劉家重點保護對象,比國寶還國寶!
  “媽媽和姐姐在樓上,我們又無聊,所以……哈哈,夏雨,又是你,青一色。你可以去二炮了!”夏雪高興的說道。
  “不玩了不玩了,點了十把,沒法玩了!”夏雨把盒子里的錢全部扔到了夏雪。點了十把?確實夠倒霉的!
  “不就是錢嗎?咱有的是。再說,都不是外人!”劉星笑著說道,伸手拍著夏雨的肩膀,“老婆,你輸了多少,我贊助你!”
  夏雨突然轉過頭憤憤的看到劉星,好象劉星惹到她了一樣。
  “怎……怎么了?”劉星不解的問道。
  “劉星,你偏心!”夏雨嘟著嘴說道。
  “我偏心?我給你錢,我偏心?是呀,我偏向你!”
  “我說的不是這個,為什么我跟你的時間最長,先懷孕的卻是靜茹?你是不是偷偷給她吃小灶了?”夏雨看著劉星問道,聽見她的話,其他的三個女人也把目光落在了劉星的身上,因為夏雨說的很有道理。
  “你們別這樣看我,我也不知道!”劉星渾身有點兒哆嗦,感覺好象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我們還年輕,機會多的是嘛!”
  “這不是機不機會的問題,而是你分配不均的問題!你跟我們是敷衍,跟靜茹卻格外的賣力。”
  敷衍?我TMD什么時候敷衍過?不均?看見夏雨閃閃發亮的眼神,劉星有點兒怕怕。
  “你……你們玩,我……我上樓看看靜茹!”說完劉星就向樓上走去,感覺不好,趕緊落跑。
  在公司被衣若馨和周州榨了一天,哪里還有汁了?我閃!
  “別跑,你給我站住,我現在就要小孩……!”
  “我們也要……!”
  “姐妹們上!”
  “啊,救命呀,強奸啦…………!”
  “……!”
  (全書完)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