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玄幻 >> 黑榜介紹頁 >> 黑榜列表頁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黑榜滅亡(終結章)

《黑榜》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黑榜滅亡(終結章) 作者:毒毒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黑榜滅亡(終結章) 
  邊武、石開逐字逐句的聽著那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和烈的對話,隱約中明白了一些事。烈是暮的大哥,而烈面前的這個老人是烈的父親,那他就是黑榜組織真正的領導人,傳說中的老爺。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果然是歲月不饒人啊。邊武不禁感嘆,就連石開也可以感覺出老爺的蒼老。“烈,你太不聽話了。”老爺繼續用他那蒼白無力的聲音說著:“所以我決定毀滅你。”
  “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嗎?”烈仍然沒有睜開眼睛,只是露出了一絲鄙夷的笑意。人說虎毒不食子,沒想到老爺會說出這樣沒人性的話,就連石開和邊武聽后也為之氣憤。難道為了黑榜、為了自己的,就連基本的良知都喪盡了嗎?難道這就是黑榜,這就是老爺嗎?那自己的兒子做實驗,親手造出了一個殺人機器,而又要打擊他說是“失敗品”,需要“毀滅”這個的話。這就是一個做父親的職責?經過一天的激斗,烈再也提不起力氣了,要不是石開破了他的“刀槍不入”的軀體,也不會留這個大一個便宜給黑榜六將來占,更加不會讓老爺的計劃得逞。可是又能如何呢?從一開始這就是老爺算計好的,一切都跟著他的計劃在發展,絲毫沒有偏差。
  “烈,你知道這是什么嗎?”只見老爺從口袋中掏出一個蠅頭大小看似藥丸一樣的東西。烈微微睜開眼睛,冷哼了一聲,無所謂道:“炸彈。要來就來吧。”老爺臉上露出一絲陰沉的笑意,輕輕彎下腰去,深手把“藥丸”放到了烈的嘴邊道:“兒子,這顆東西是我特地為你制作的,呆會‘砰’的一聲,保證可以把你炸成碎片。放心,不會痛苦的。”“哼。”烈無奈的笑著,要是他現在還能用上一絲力氣,絕對用一爪插死這個所謂的父親,可是他不能,血流太多,大腦缺癢,就連說話都覺得困難了,更不要說抬手殺人。
  老爺顫抖的將手那藥丸的手硬往烈的口中猛塞。就連邊武也是看的是火冒三丈,當下正準備喝止這種禽獸,一個紅色的影飛身而上,直接向老爺方向沖去。石開其實早就感覺到了,只不過不想打草驚蛇而已,如今一見此人已經顯身,連忙問道:“看到什么了?”“一個女人,穿著紅衣服。”由于速度太快,邊武也沒有看的真切,只是看其身手絕對能肯定是一個女人。“啪……”只見手掌一拍,老爺手中的紅色“藥丸”直接被擊飛,就連坐在輪椅上的老爺也差點側身摔了下來。
  烈雙眼一睜,看著這突如而來的意外,不禁吃驚起來。紅衣女子將一頭金黃色的頭發一甩,看著烈,又看了看老爺,連忙道:“爸爸,夠了。你害的大哥還不夠慘嗎?”“大哥?”烈腦袋轟然一響,不曾記起有這個一樣妹妹。“紅?是……你?”老爺坐穩后抖動著蒼白的嘴唇,有點難以置信道:“你怎么再這里?”
  “爸爸,你還執迷不悟嗎?”紅顯得很激動。這么多年來她一直都在尋找著這個傳說中的大哥,烈的秘密也是他無意中發覺的,當年的那個日記本暮不是第一個發現的人,而這第一個人是紅。就在夜死后的第五年,紅在一個夜晚好奇的進了烈的房間。人人都知道“武”兄弟姐妹中有個一個大哥,卻沒有人敢提,在好奇的心的趨勢下,他在烈的房間發現了一本日記,這本日記一直寫烈如何接受父親的實驗,如何被改造。其中的一字一句都是寫滿了大哥烈的血和淚,當是年紀尚小的紅看的是為之震動,不久后她也離開了家,為了就是找尋這個傳說中的大哥,可苦苦尋找了很多年都沒有消息,可她并沒有灰心,她知道大哥一定還活著。只到最近從黑榜中流露出的一些消息,終于讓她等到了這個機會,靠著特殊的身份,終于找到了這里。“紅,這里沒有你的事,快滾開。”老爺臉色有點發青,顯然對自己這個女兒的所作所為十分不滿意。
  紅并沒有理會,而是走到大哥身邊,直接將他扶起,讓后脫下自己的外套為烈包扎著傷口。烈顯得很茫然,心中總是重復著這個問題:她真是我妹妹嗎?是真的嗎?邊武看著這一戲劇性的變化,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痛快。雖然烈打傷了自己和朋友們,但是對老爺的所作所為更是不恥,剛才一時沖動竟有種想沖上去幫忙的感覺。石開也微微感覺到了一些變化,心中正在盤算這下一步該怎么辦。這原本看似簡單的事似乎變的越來越復雜了,原本以為只是黑榜內部的一些矛盾,沒想到了涉及到了老爺的整個家族,中間的一些細節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他開始明白,為什么暮臨死的時候說的那聲“謝謝”,其實這是一種解脫,與其被做扯線的木偶,還不然死亡來的爽快。生在這樣的家庭,不知是他們的幸運還是不幸。
  由于眼睛失明的緣故,石開也看不到紅,不然一定會認出她,三年前在一家酒店,曾經做過一夜的朋友。而紅今天來的目的也十分明顯,顯然沒有把心思放在石開身上,說起來兩人也算不上什么交情。“謝謝。”烈看著為自己包扎傷口的紅,終于感動的說出了這兩個字,從小到大他都沒有感受到親人的溫暖,在他的字典里只有殺戮,父親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每天高強度的鍛煉,一不小心就會丟了性命,他這樣拼命只不過為了得到一點應該得到的溫暖,最后依然令他失望。“不客氣,我們是一家人。”紅微微了笑了笑,可心中并不好受。一個是自己的爸爸,一個是哥哥,到底該如何化解這兩個最親之人心中的仇恨呢?“紅,你是不是也不聽話了?”老爺臉色顯得很難看,聲音不禁提高了八度。
  “爸爸,你放過大哥吧。”紅依然哀求著這個所謂的父親。烈心中恨意大盛,道:“別求他,他不是我的父親。”紅一聽更是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她只想讓這個兩親人重歸于好,不想在看到現在這樣“你死我亡”的場面了。這只不過是她理想化的思考模式,其實老爺和烈之見的矛盾早已經變成了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了,這并不是單純的父子之間的慪氣,而是一場改變黑榜命運的爭奪戰爭。老爺呵呵的笑了起來,不屑道:“我也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爸爸,大哥。你們罷手吧。”紅痛苦的哀求著。“罷手?不可能。”老爺堅定的說著:“紅你要是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了。”紅奮力的搖了搖頭,堅持的擋在了烈的身前。“好。這是你們自找的,我就當沒生過你們。”此話一出,老爺慢悠悠的從口袋里拿出一支裝慢莫明藥水的注射器,最后毫不猶豫的將針頭扎向了自己的頸部。
  此舉看的紅輕聲掩嘴,關心道:“爸爸,你干什么?”只見老爺白眼一翻,如同吸食毒品一樣享受著,慢悠悠道:“烈我說了你只是一個失敗的實驗品,現在我就讓你看看什么才是成功的。呵呵……今天你們都要死,沒有一個可以活著離開。”“爸爸,你不要這樣。”紅著急了,看著全身抖動的父親,心如刀絞一般。“啊——”只見老爺痛苦般的仰天長嘶,全身劇烈的顫抖著,隨后臉上的肌肉開始變形,五指伸長入鐵鉤一般,全身更是變的通紅,猶如烈火一般,慢慢的,他那瘦弱的身軀開始膨脹,一塊塊如巖石一般的肌肉破衣而出。
  老爺終于從輪椅上站了起來,踏出了震奮人心的一步,只覺得地面強烈震蕩,如同地震一般強烈,地面更是應聲而裂。“哇……”邊武只覺得全身一震,大呼道:“怪物啊!”石開眉頭一皺,用聽勁感覺著這不一樣的氣息,連聲問道:“怎么回事。”“那老家伙給自己打了一針,也不知道什么東西,感覺變異了一樣。”邊武似乎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作為一個醫生,他對這一針神奇的藥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打針?”石開腦袋微微側,傾聽著場中的一切動靜。
  老爺站起來后依然狂哮著,身上的血管漸漸突起一直布滿全身,只到臉部,樣子煞是駭人。到最后竟連一頭白發都開始變長,兩顆虎牙漸漸吐出嘴外,看起來像個十足的怪物。這就是他所謂的“成功品”。“爸爸……”紅驚呼起來,不禁向后退了幾步。烈也看到了這一場意外的變化,經過一陣短暫的休息,力氣也恢復了不少,硬是咬牙坐了起來,一把將紅拉到身后,站了起來護住她道:“他已經不是我們的爸爸了,只不過是個怪物。”
  紅嚇的不敢說話,全身輕輕的顫抖著。“我是怪物,那你呢?我的兒子!”完全變異后的老爺,竟連聲音也變的雄厚起來,繼續道:“你只不過個失敗的怪物而已。”“哼。”烈冷哼一聲,一雙虎目死死的盯著老爺。“今天你們都要死。”老爺大喉一聲,邁開沉重的步伐直接向烈沖了過去。
  烈眼光一閃,只覺得對方速度驚人,連忙一把將身后的紅推出了好幾十米。之后只見到一個人影直接被撞進了墻里,周圍石塊更是爆的粉碎。“啪——”一聲之后,烈整個陷入石壁的身體平直倒在了地面。這一撞之下,烈竟成了一個血人,整個右邊的身軀都露出了金屬構造,而左邊則是鮮血長流。可見老爺這一招威力有多么驚人。“嘿嘿……”老爺抖動這兩顆獠牙得意笑著,最后一把抓起倒地不起的烈,又是一拳打飛,直到撞在對面墻上才停下來。
  “滋味如何?”老爺狠狠的說著。“咳咳……”一陣猛烈的咳嗽,烈顫抖著全身,死命撐了起來,他感覺不到疼痛,但是這樣的攻擊足以使原本虛弱不堪的他更加雪上加霜。“還能站起來啊?”老爺高聲吼了兩聲,伸手從地面鏟起大半邊地板直接向烈甩了過去。“啊——”烈嘶吼一聲,頑強的將石板擊的粉碎。碎石飛屑之時,一道影子已悄然而近,又是一腳踢在了烈的肚子上,只見一真金屬火光冒出,烈再次被擊飛。
  “真是糟糕。”邊武看著這驚心動魄的場面,不禁為烈擔心起來。“那老家伙真厲害。”連石開也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戰斗,要是烈不受傷,應該還不會這么慘,如今卻成了老爺的肉靶。紅一見情況不對,立即沖了過去,大叫一聲:“爸爸,停手啊!”“還有你!”老爺突然想起了什么,連忙回頭,一把抓起紅的脖子,獸性大發般的用力甩出。以人類的身軀,有如何頂的這一下。只見紅口吐鮮血跪倒在地。
  “不好了。”邊武抽身而起,立即甩出十多把手術刀,最后持刀沖了過去。他知道,接下來就會輪到自己,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拼死一搏。“鐺鐺……”十多聲清脆的響聲之下,邊武的十多把手術刀全變成了一堆碎片。邊武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當下也沒有太大的多表情,只是抽刀對著老爺的面門劃下。
  “鐺——”有是一聲脆響,只見夾在邊武指縫中的三把手術刀一一斷裂。“啊?”邊武驚呼一聲,想要逃已經晚了,直接被老爺一把抓住,直接摁在了地上,隨后只見一只巨大的腳板直接朝邊武的腦袋踩了下去。石開早已靠著聽勁感覺出邊武有危險,立即抽身而上,利用移形換影的高速運動,直接從老爺的手中將邊武奪了下來。“砰——”又是一聲巨響冒起,老爺直接將地面踩塌好大一塊,要是這一腳踩在了邊武的腦袋上,只怕連頭骨都會踩成粉末。
  “嘿嘿,還有你這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老爺陰陰的笑著,用快捷無比的速度直追石開而去。石開只覺得背脊發涼,周身感覺暴漲,連忙抽出蝎王劍回頭直刺老爺咽喉。只見一陣火星冒出,這一劍絲毫沒有對老爺造成任何傷害。比起烈,老爺更加像個怪物。他伸手一把抓住石開的蝎王劍用力一扯。
  石開只覺虎口微微麻,長劍脫手而出。老爺扯下長劍之后立即回手一頂,劍柄直接擊在了石開的胸口,只見一陣鮮血噴出,直接被擊飛好遠。好厲害。石開穩住身形,抹了一把嘴邊的殘血,順手拿起身邊的酒葫蘆猛灌了兩口,隨后一插嘴邊的殘酒,隨指一彈。只見一滴晶瑩剔透的烈酒破空而去。
  “啪——”有如鞭炮炸響。老爺硬是被這滴飛酒迫退一步,可惜他內力不足,要是換了師父絕對是穿胸而過。但石開能做到這樣,已經是進步神速了。經過一番纏斗,石開的新推手也用到了及至,由于對方力量太大,造成的破壞性太強,雖然卸掉了對方一大半力,但也倍感吃力,只覺得老爺比沒受傷烈還要強上好幾分。無形之中,石開又被亂拳擊中,身上幾處骨頭盡碎,就連站起來也顯得吃力了。邊武一見形勢危機,將藏在身體中所剩的手術刀一一刺出,絲毫不給老爺留任何機會。
  結果依然沒有改變,老爺除了刀槍不入外,速度更是快的嚇人,邊武再次被擊飛,直接倒地昏迷。老爺看著這所有的一切,終于狂笑了起來:“你們都要死。黑榜不需要你們這些廢物了,以后有這新研制的藥水后,我能制造一批更厲害的更聽話的殺手為我效命,我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王國了!!”石開又吐了一口鮮血,無奈的看著老爺,心中雖有千般遺憾,但也無能為力。只能說他今天敗在了一個怪物手上,而不是人。現在的老爺還能叫人嗎?“哈哈……”老爺繼續狂笑著。頓時只見他全身爆出一陣鮮血,而老爺那興奮的笑聲變成了慘烈的哀號聲。
  石開雙眼一亮,不由大驚起來,完全被眼前這突如而來一的幕給震呆了。“啊……”老爺號叫著,全身肌肉立即漲開,鮮血更是噴射而出。“啪——”一聲悶響過后,老爺被炸成了一灘血水。沒有人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一切來的太突然,去的也突然,完全沒有半點征兆。其實一開始,老爺并沒有想到紅會在最后出來攪局,根本就沒有打算用剛研制出來的新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還沒有來得及在人身上做實驗。不然,這么多年來又如何能放過烈。今天他自己以身試藥,就是要見證這個新藥的力量,由于副作用遠遠超過了人類身體所承受的能力,最后終于達到極限,全身肌肉爆裂而亡。這也許就是天意,也是他罪有應得的下場。
  老爺一死,也預告著黑榜組織的滅亡。沒有任何一個人能主宰其他人的命運,黑榜也是如此。而從此之后,世界上再也不會有這樣的組織出現,因為人的命運主宰者是自己。一個星期后……石開等人的傷勢也恢復的七七八八了,也只有托亞還包的像個木乃伊,由于被烈重創,身上已經沒有幾根骨頭沒有碎了。好在有邊武這個優秀的醫生在,加上雨魔的悉心照顧,傷勢也在慢慢恢復當中,只是依然不能走動而已。眾人回想起一星期前的一場惡戰,直到現在都是冷汗淋漓,經過此次事件后,大家想的更多的是怎么平靜的生活,這般打打殺殺的日子,早已經不再屬于他們。烈最后也被紅帶走了,從此下落不明。
  “以后有什么打算?”邊武泡了一杯咖啡遞到了石開手中。“謝謝。”石開輕輕的喝了一口咖啡,長舒一口氣道:“所有的事都過去了,我也該回去了。”“神農架?”石開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我是該回去了。”
  “還有機會見面嗎?”邊武似乎很擔心這個問題。石開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杯子,拍著邊武的肩膀道:“要是想我,歡迎你來神農架無人區的原始森林來度假。”邊武看了他一眼,隨后兩人相視一笑。最后,石開走到了大廳。東方情等女的目光都望向了他,大家心里都清楚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石開要離開了。
  石開招了招手,笑著對如意道:“如意,你過來。”如意看了看大家,最后走了過去。石開摸著她的腦袋,道:“長大了啊!”“大哥哥。”如意鼻子微酸,撲閃的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他。而這雙眼睛卻是石開給她帶來的光明,此刻,她再也忍不住,緊緊的抱住了石開哭了起來。“乖不哭。希望你好好把握未來。”石開輕輕放開了如意。
  如意感動的拼命點頭,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可可,你有什么打算?”石開主動的問著這個小學同窗。葉可可頹然的搖了搖頭,茫然道:“我決定了,我打算回去面對所有的一切,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石開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
  “傲天。”東方情顫聲道:“你真要走嗎?”石開輕輕的點著頭道:“我要回到師父身邊繼續修煉。”“那以后呢?”“以后?我想我以后永遠都不會再出來了。”
  說到這里,石開中懷中掏出隨身攜帶的最后一顆藥丸送到了東方情手中,道:“希望它可以帶來好運。這個就送給你留個紀念。”東方情看著掌心中的小藥丸,不禁緊緊的合起了手掌,最后感動的哭了出來。“代我和托亞那小子說聲再見,希望他早日恢復。”石開轉身拍著邊武的肩,最后轉身出門。所有人連忙都追了出去,希望再能再看他一眼,可是留下的只是失望和惆悵。
  一切都結束了……“師父。我回來了……”石開終于又回到了這個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只見一滴飛酒劃破長空,應聲砸在了石開的腦門上,仿佛一切回到了以前那刻苦修煉的日子。“臭小子!還不快和我去晨跑,才幾天不見,遲鈍了很多啊。”遠方傳來師父一陣怪叫聲。石開一聽,立時興起,連忙飛奔而去,口中開心的喊著:“師父,等等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女人終于來到了神農架。
  “這顆藥還給你,它確實給我帶來了好運氣,讓我成功的找到了你。”女子興奮的說著,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可見這一路進來確實吃了不少的苦。男子微微一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開心道:“歡迎你來神農架原始森林參觀。”那女子故做思考狀,道:“估計我這次參觀的時間會很長哦。”“能有多長?”“現在還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時候再告訴你吧。”若干年后,曾有探險人員在神農架深處偶然看到過一男一女,至于他們到底是誰?沒有人敢再深入考究了……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