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說網玄幻奇幻武俠仙俠都市言情恐怖靈異歷史軍事網游穿越科幻偵探傳奇競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學
  復制閱讀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說網 >> 言情 >> 總裁的歡喜冤家介紹頁 >> 總裁的歡喜冤家列表頁 >> 第九章 情傷(一)

《總裁的歡喜冤家》 第九章 情傷(一) 作者:青紅  txt下載  章節列表  繁體中文




       姚思交完稿回來就看到費瑩蹲坐在她的門口,眼睛紅紅的。“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她從來沒見過這么失魂落魄的費瑩。
       費瑩撲在她身抱著她哭了起來。她在一邊干著急,“這是怎么了?不哭,不哭,等我打開門進屋里慢慢說。”
       “大媽,到底出了什么事呀?”
       費瑩慢慢收住了哭聲,“昨天子謙心情不好,約我去喝酒,我們喝了很多,然后就莫名其妙……”
       “啊!”姚思叫了一聲,連忙收住嘴巴,“行啊,大媽你可真是不動聲色呀,可這不是應該高興嗎?你哭什么哭,席子謙的體力怎么樣?”姚思半開玩笑得說,奇怪的是如今天聽到這個消息除了有一點點失落以外,并沒有心痛。
       “我怎么知道,我完全不記得了。”
       “那你不應該哭啊……不會是席子謙抵死不認吧?”
       “不是,也不知道洛可發得什么神經居然大清早的跑過來找我……”
       “所以被捉奸在床?!”姚思張大了嘴巴,這個發展也太戲劇化了吧?費瑩哭著點點頭。
       “天,她沒有把你怎么樣吧?”洛可的瘋狂她可是見識過的,“你有沒有受傷啊。讓我看看。”姚思拉開她的衣袖果然發現有幾道紅紅的抓痕。
       “還痛嗎?”費瑩搖頭。
       “席子謙怎么說……”對于費瑩來說。他才是整個事件地關健。
       “我想我們以后不會再見面了。”說完費瑩又撲在她身上哭了起來。
       “他知道你喜歡他嗎?”費瑩搖頭。
       姚思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費瑩。只能陪著她讓她盡情地哭個痛快。將心中地痛苦用淚水地方式宣泄出來。她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向堅強地費瑩在面對感情時也是這么脆弱。她現在才知道原來席子謙在費瑩地心中份量是這么重。那當時她把自己掀向席子謙時又是怎樣地心情呢?費瑩這樣為她。她卻一點也不知道。她有些恨自己。
       “要我去找席子謙談談嗎?”她想這是她如今天能為費瑩做地唯一一件地事。哪知費瑩卻緊緊地接住她拼命地說不要。
       哭久了哭累了。費瑩就在沙發上睡著了。姚思怕她著涼便幫她蓋上了被子。這時席子逍在門外敲門。姚思趕緊把門打開。對他做了一個消息地動作。
       “男人婆怎么了?被男人甩了。”席子逍也查覺到費瑩今天地不同,只是出口又是毒舌,而且很不幸還被他一語中的。姚思狠狠地她手上掐了一把。
       “你不說話要死啊。”
       “被我說中了?誰?我認識嗎?哪個男人這么沒眼光。”
       “席子逍,你要是再這樣說就給我滾回你的公寓去。順便去問問你那混蛋堂弟心里是怎么想的。”席子逍沒想到姚思居然也會罵席子謙混蛋,她不是挺喜歡他的嗎?怎么舍得罵他?難道……
       “不會是男人婆和子謙吧?”他那高揚的聲調差點把費瑩吵醒,姚思連忙拉著他出了門外。
       “你很閑是吧,很閑就去給我準備一桌子豐盛地晚飯,等會兒費瑩醒來以后我和她要吃。”說完就笑了一下,然后砰得一聲關上了房門。席子逍站在門外摳頭,他怎么也沒辦法把費瑩和席子謙聯系在一起。
       “那洛可呢?”這事復雜了。
       是啊,那洛可呢?
       洛可獨自一個人踩著高跟鞋來到了姚思的門前,她今天打扮得很妖艷。當進門后發現姚思他們三個正在吃飯。冷哼一聲。
       “喲,可真是賤人大聚會啊,聚在一起做什么。不是在探討怎么借酒裝瘋把男人勾引上床吧?哈哈……我可真是服了你們了,連這樣的賤招也想得出來,不愧是賤人。”
       “洛可,你嘴巴放干凈點
       “喲喲喲,你做得我還說不得了。”
       “子逍,你說我哪點兒比不上她,論相貌我比她好看百倍,論家事我比她好百倍,論能力我也比她。你說,我哪點兒比不上她,為什么你總是想著這個賤人,為什么?”洛可的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她掀桌,盤子碗筷嘩啦啦地落到地上,眼看席子逍辛辛苦苦做出來的美食就這么毀了。
       “你,你們男人都是騙子。”她指著席子逍嚎啕大哭。“訂婚儀式拖了多少久了?禮服我已經做了多少件了,你不想跟我訂婚就明說。為什么騙我,我等了你這么多年,這么多年!這些年來你在外面亂混我一直沒有管你,因為我相信只要你玩夠了就回到我的身邊,可是這個賤人,為什么要出現,為什么!”她說著又把旁邊的東西向姚思扔去,席子逍連忙拉住姚思將她護在身后。
       “賤人,你不是喜歡子謙嗎?你去找子謙啊。我給你創造了機會。為什么你還要來搶我的子逍。”
       “騙子,你們男人都是騙子。連子謙也是。說什么會一直陪在我身邊,說什么會疼我愛護我,騙子騙子,到最后還不是跟這個賤人睡到了一起,你們都是騙子。你們都是賤人!賤人!”洛可歇斯底里,頭發亂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瘋子。
       “哈哈,我痛苦,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洛可突然仰天大笑,她從包里抽出一把刀不由紛說得就往姚思和費瑩身上刺,嚇得席子逍連忙沖上去抓住她的手臂。
       “你要做什么?你瘋了嗎?”席子逍大吼,一只手抓住她,一只手打算從她手上奪過刀子。
       “沒錯,我是瘋了,自從我愛上你開始就已經瘋了。”洛可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思想十分極極端,看著席子逍這樣維護姚思和費瑩她心里更氣,她那么愛他,為什么到頭來卻是他拋棄他,難道他不知道他們在一起才是最完美地嗎?姚思那個丫頭怎么配?
       突然,她把對姚思的恨全部轉移到這席子逍身上。沒錯,就是這個男人讓她這么痛不欲生,當她痛哭注流涕的時候他卻在這里和那個賤人親親我我,她地痛苦一切都來源于他。她兩眼充血是徹底的瘋了狂了,她突然把刀子調轉了方向對準了席子逍。
       “啊!小心。”姚思和費瑩驚聲尖叫,她們想沖過去幫忙卻被席子逍大聲地喝住。
       “站住。誰都別過來!”刀子無眼,要是傷到她們兩個怎么辦?“別過來。”
       洛可不知哪來的力氣,跟席子逍扭打了一團,她恨,她恨。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她得不到的別人也得不到。那賤人想撿便宜,休想,休想!她沖著著撞著,將刀狠狠地刺進了席子逍的小腹。看著那兩個賤人絕望的眼神她好開心。她拔出刀,席子逍地血濺在她的臉上,她突然笑了。笑得那么瘋狂,笑得讓人心驚膽顫,她把那把沾著席子逍鮮的刀刺進了自己地身體里。
       “賤人,現在子逍是我的了,你搶不到了,搶不到了!”
       “啊!”看到血泊中的兩個人姚思尖叫一聲,終于回過神來,她上去按住席子逍地傷口,席子逍臉色蒼白。體溫也在隨之流失,目光有些渙散。
       “救護車!大媽,救護車!”經她這么一喝費瑩才中不自所措中強自鎮定下來,找出手機開始打急救電話,可是她的手一直在抖個不停。
       “子逍你堅持住,車馬上就來了,堅持住!”費瑩慌忙找來干凈毛巾壓在席子逍的傷口上,傷口流了好多血,她和姚思對望一眼。兩個人的眼淚不爭氣得流了下來,她們從來沒想到洛可居然會做這么瘋狂的事,她們從來沒想過會是這樣的結局。
       姚思見席子逍開口想說話連忙用手捂住他地嘴:“乖,現在節省體力不要說,等你傷好再說,我現在不想聽。”
       費瑩又叫了一輛出租車跟在救護車的后面,以她現在的精神狀態不適合開車,她打電話給席子謙告訴他這邊發生地事情讓他快點來醫院,可是席子謙一直不接她電話。她不停地拔。可是席子謙還是沒有接,她怕再打下去。席子謙會因為惱煩而關機,所以她抬頭求救般得望著姚思。
       “子謙不接我電話,你打給他吧。”
       姚思看著自己存了幾年卻一直沒撥過的電話號碼,苦笑,她沒想到居然是這種情況用到它。
       “喂,哪位?”席子謙的聲音聽來有些疲憊,看來他似乎也不太好過。
       “我,姚思,你為什么不接大媽地電……”
       “如果你是來當說客的我想不用了,我們大家該好好冷靜得想想現在的問題,我想你明白我地心情,如果沒別地事的話,我掛電話了,我今天很忙,有很多事要處理。”
       “喂,你!別,別掛,席子逍出事了!”姚思一聽席子謙要掛電話立刻就慌了。
       “什么?!子逍出事了怎么回事?”
       “洛可來找我算帳可是說著說著情緒卻激動起來……拿出了刀子。”說到這里姚思想起當時地情況,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總之,你先來醫院,具體的情況你來了再跟你說,我們現在正在去醫院的路上,席子逍和洛可都在救護車上急救。”
       席子謙沖到手術室時,看到姚思和費瑩兩人手拉著手相互依靠著,目光急切地看著里面。看到席子謙來,兩人的情緒似乎找到了宣泄口,嘩一聲,大哭了出來。姚思把大致的經過向席子謙講了一遍,在講到洛可把刀對向席子逍發瘋了一樣向他刺過去了,她的聲音在顫抖害怕。
       洛可的父母趕到以后洛可的母親走過去扇了姚思和費瑩一人一巴掌,“都是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我們家可可怎么會變成這樣,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好過。”說完她就一邊哭一邊用手敲打著姚思和費瑩,而她們兩個只能站在那里任由她打,任由她罵。
       場面很亂,但是姚思和費瑩卻突然覺得這里沒有她們立足的地方。席家人雖然什么也沒說,但從那個眼神就看得出是在責怪她們,認為這一切都是她們的錯,兩個人站在那里痛苦著煎熬著卻又不知所措,這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
       費瑩望向席子謙,可是從他來到醫院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看過她。
       終于手術室地燈熄了,醫生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一大堆人圍上去詢問他們兩的情況,可是那里卻沒有姚思和費瑩的位置,她們只能站在一旁焦急得伸著頭聽。一聽到手術很成功她們齊齊舒了一口氣,再聽到兩人還沒渡過生命危險,她們的心又懸了起來。
       姚思和費瑩一大早就起來熬雞湯,打算送去醫院,她們很憔悴,一閉上眼就會想起當時的情景,而地板上的那攤血漬怎么洗也洗不到,在躺在那里時時刻刻在提醒她們的罪孽,最后姚思實在是受不了,去了費瑩家。
       是她們錯了嗎?她們有錯嗎?
       可為什么她們每次送湯去的時候都不讓她們進,為什么她們每次想去道歉時都被攆了出來?她們強忍著淚水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她們到底要怎么做?
       她們抬起頭木然地看著面前地席子謙:“你也是這么想地嗎?”
       “我想你們還是暫時不要來醫院的好。”席子謙地眼眶深陷,青灰的胡渣布滿整個下巴,他也一天一夜沒睡過覺了,現在席子逍和洛可都還在昏迷當中。
       “原來你也這么想。”回話的是費瑩,席子謙在面對她是目光還有些閃躲,她突然覺得心灰意冷,把湯交到席子謙的手上。
       “你可以轉身把它扔進垃圾桶里。”說完她就拉著姚思的手出了醫院,席子謙望著她們突然覺得費瑩那絕決的背影讓他有些心痛,可他現在更擔心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哥,那心痛的感覺很快就被他扔到了一邊,那燈光下那兩無助的背影也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但是不知為何他還是回看了一眼,他總覺得心有些不安。
       其實他們誰都沒有錯!只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錯誤的人發生了錯誤的事。
       一回到家費瑩就開始收拾東西,將衣服一件一件扔在行禮箱里,然后蹲在床邊哭,哭完了眼淚的抹又開始接著收拾。“你要干什么?”

溫馨提示:按← →前后翻頁,按↑ ↓上下滾動, 按回車鍵:返回目錄

365真钱真人游戏